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幕后

2014-06-05 东涵子 历史春秋网

  西方列强将魔爪伸向了新疆
  
  新疆自治区位于我国西北部,地处欧亚大陆中心。面积166多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面积的1/6,是我国面积最大的一个省区。除东南连接甘肃、青海,南部连接西藏外,其余与8个国家为邻,即东北部与蒙古毗邻,北部同俄罗斯联邦接壤,西北部及西部分别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接壤,西南部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接界,边境线长达5400多公里,是我国边境线最长、对外口岸最多的一个省区,新疆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
  
  1840年,鸦片战争的隆隆炮火打破了中国大地古朴田园生活的平静,也打开了与世隔绝、千年封闭的中国大门。一个古老的封建帝国,一时间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成为帝国主义列强奴役宰割的对象。19世纪60年代,西方列强加紧了对世界范围内殖民地的争夺,中国的土地成为列强觊觎的目标。沙俄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先夺取了中国东北边疆的大片领土,随后又将侵略魔爪伸向了中国西北边疆。1864年,沙俄通过与清政府签订《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又侵占了中国西部领土44多万平方公里,并妄图吞并整个新疆。与此同时,受到陕甘地区回民起义影响的新疆回族、维吾尔族人民在天山南北起兵反清,先后攻占库车、乌鲁木齐、哈密、玛纳斯和喀叶噶尔旧城,然而,打着反清旗号的武装暴动却成了少数反动封建主进行割据分裂的工具。政权割据,互相攻伐。1865年,南疆封建主金相印为了兼并汉城(今疏勒),向浩罕汗国求援。
  
  1865年,浩罕汗国派遣阿古柏率大军侵入南疆,先后占领了喀什噶尔、疏勒、和阗、叶尔羌等地,并在英国的支持下,建立了反动政权,不断扩充势力。1867年底,阿古柏以喀什噶尔为中心,成立了所谓的“哲德沙尔”伪政权,并自称“巴达吾来特阿孜”(意即洪福之王)。到1870年,阿古柏率部攻占乌鲁木齐等地,几乎占有新疆全境。阿古柏侵占新疆期间,对外投靠俄、英和土尔其,于1872年、187年分别与俄、英订立“条约”:英俄承认阿古柏政权,给予金钱武器援助,阿古柏则给他们以通商、设立领事、低额关税等特权,以获得对自身统治者地位的认同。对内则加紧残酷压迫各族人民。英国为了排挤俄国势力,加强对阿古柏的援助,使阿古柏越来越依靠于英国。此种情形促使俄国在1871年乘机出兵侵占了伊犁,“设官置戊,开路通商,晓示伊犁永归俄辖”,并对清政府谎称“代为收复,权宜派兵驻守”。阿古柏慢慢演变成了沙俄和英国分裂中国领土的共同傀儡。
  
  左宗棠画像
  
  政府纷争,在左宗棠得到了慈禧的支持
  
  西北边疆被列强所占,日本入侵台湾,1874年可谓多事之秋。面对边疆和海域的危急形势,清政府内部产生丁关于“海防”和“塞防”孰轻孰重的争论。形成了以李鸿章为首的“海防”论和湖南巡抚王文韶的“塞防”论,时任陕甘总督的左宗棠则坚持“海防”、“塞防”并重。他认为“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若新疆不固,则蒙部不安,匪特陕、甘、山西各边时虞侵秩,防不胜防,即直北关山,亦将无晏眠之日”,所以“时事之宜筹,漠谋之宜定者,东则海防,西则塞防,二者并重”。此论符合中华民族之长远利益,得到朝野普遍赞扬。并呈上万盲奏章,到了慈禧的支持。在奏章中,左宗棠直言(白话译文):
  
  “新疆的面积很大,占全国土地面积的六分之一,非常重要。依我说,凡是祖国的领土,一寸土地也不能轻意让给外国人,不要说这六分之一的广大肥田沃土了。”
  
  “新疆与西北各省,乃是华夏整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不可分割的。一个人失去了四肢,他还能好好地生活吗?也许李少荃(鸿章)不要四肢该可以活着……”(李鸿章曾比喻新疆是四肢,丧失了元气气无伤,而海防是心腹,丧失了身死。)
  
  “李少荃说‘新疆各城自乾隆年间始归版图”。这种说法实在是数典忘祖!早在周、秦、汉、唐时代,已有西北,并有了隶属关系。纵现历朝各代,每当国家衰亡时,总是最先丢失西北,为了保住东南,结果导致全民族的灾难。因此,只有保住西北,才可控制东南;光想保住东南,不但保不住东南,势必最后连西北都失掉。……
  
  新疆不稳会导致其它地区的连锁混乱,此观点得到了慈禧的认同。1875年6月,慈禧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同时以沈葆桢、李鸿章分别督办南、北洋防务,出兵新疆,消灭阿古柏傀儡政权,恢复被沙俄侵占的伊犁地区的主权。左宗棠争取到了用兵新疆的权力,为显示其收回新疆的决心,他命令部下抬棺而行。鉴于新疆远离内地,交通不便,战前着力采运军粮,购置枪炮、弹药,整顿、编组了一支6万余人的作战部队,终于于1876年浩浩荡荡地开进了新疆。
  
  缓进速战,收复新疆
  
  1876年4月7日,左宗棠从兰州移营肃州(今甘肃酒泉),准备发起进攻,制定了“缓进速战”(“缓进”就是要用一年半的时间筹措军饷,积草屯粮,调集军队,操练将士,创造好出战必胜的一切条件;“速决”,考虑国库空虚,军饷难筹,力了紧缩军费开支,减轻人民负担,大军一旦出发,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速战速决,力争在一年半左右获取全胜,尽早收兵)、“先北后南”的作战方针,命道员刘锦棠率湘军25营主攻乌鲁木齐;提督徐占彪和张曜各率所部驻守巴里坤至哈密一线,防敌北窜东逃。清军出关总兵力有80余营,清军按先北后南的方针,首战南北疆交通要冲——乌鲁木齐。
  
  阿古柏得知清军西进的消息,急忙布置防御,令马人得、马明、白彦虎等分守乌鲁木齐、昌吉、呼图壁、玛纳斯、古牧地等地,阻止清军南下;主力部署在吐鲁番和托克逊,阿古柏本人在托克逊督战,总兵力约4万人。
  
  1876年7月,刘锦棠率所部各营到达巴里坤,并进驻古城,7月底与金顺部在济木萨会合,谋攻古牧地。8月中旬,清军进扎古牧地城东和东北。8月17日,清军经过数天激战,占领古牧地,歼敌近6000人。
  
  刘锦棠从缴获的敌方信函中得知乌鲁木齐守备空虚,决定除留两营兵力守古牧地外,主力迅速向乌鲁木齐挺进。8月上旬,刘锦棠、金顺二部清军从阜康出发,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法,避开供水困难的大道,走敌虽严密防守但水源充足的小道,出敌意外地迫近乌鲁木齐北面重地古牧地(今米泉)。扫清敌外围据点后,用大炮轰塌城墙,17日从缺口冲入城内,一举歼敌5000余人,并乘胜于18日收复乌鲁木齐。白彦虎、马人得等仓皇南逃。尔后,左宗棠命刘锦部驻守乌鲁木齐,防止阿古柏军北犯,并继续清剿山中残敌;命金顺挥军西进。昌吉、呼图壁及玛纳斯北城之敌闻风溃逃。9月初,金顺部开始攻玛纳斯南城,月余不克。后刘锦棠、伊犁将军荣全先后增援会攻,于11月6日占领该城。至此,天山北路为阿古柏军占领之地全部收复。时临冬季,大雪封山,刘锦棠等就地筹粮整军,以待来年进军南疆。
  
  根据阿古柏在达坂、吐鲁番、托克逊三城部署重兵,加强防守,其本人则坐镇喀喇沙尔指挥的情况,左宗棠于1876年11月初拟定了三路并进收复南疆的作战方案:刘锦棠部由乌鲁木齐南下攻达坂城,为北路;张曜部由哈密西进,为东路;徐占彪部出木垒河,越天山南下,为东北路。张、徐两部协力攻取吐鲁番,得手后,立即攻托克逊。
  
  1877年4月14日,清军开始向南疆进军。刘锦棠率主力1万余人及开花炮队由乌鲁木齐南下,16日进至达板外围,乘守敌不备,迅速完成对该城的包围。4月18日,清军打退增援之敌,在达坂城外增筑炮台。4月19日,炮台筑成,清军用开花大炮轰塌城中大炮台、月城和城垛,击中敌弹药库,敌军死伤甚众,企图突围,被清军截杀未逞。敌守军在清军强大攻势面前只得投降,达坂城克复。这一战,清军共击毙敌军2000余人,俘敌1000多人。与此同时,张曜部和徐占彪部在盐池会师后,于4月21日克七克腾木,22日克辟展,25日克胜金台,向吐鲁番挺进。
  
  4月26日,刘锦棠部攻克托克逊。随后,张、徐二部在罗长枯部湘军协助下收复吐鲁番。至此,清军三路并进,未及半月即收复三城,为彻底打败阿古柏创造了条件。南疆人民纷纷起义,反对阿古柏的反动统治。阿古柏见大势已去,于5月下旬逃至库尔勒自杀(另说他杀)。其子伯克,胡里在喀什噶尔称王,继续顽抗。
  
  1877年9月,清军挟连克三城余威,乘秋高气爽之际,开始部署收复南疆八城之战。刘锦棠率马步32营为前锋,张曜率马步16营为后队,共2万余人,向西挺进。敌守军放弃喀喇沙尔和库尔勒西逃往库车。刘锦棠根据敌西逃库车,立足未稳等情况,决定亲率精兵追击。10月15日,刘锦棠率2000精兵追至布古尔(今轮台),击败敌骑千余。10月18日,追至库车城外,发现大量敌军。刘锦棠在随后跟进的部队到达后,猛攻库车,敌军大败,白彦虎率余部向西逃跑。清军收复库车。
  
  10月19日,刘锦棠继续西进,21日抵拜城,22日在铜厂大败白彦虎军和伯克,胡里军。24日,清军克阿克苏城。26日克乌什。至此,清军在一个月内驰驱1000公里,连克南疆东四城——喀喇沙尔、库车、阿克苏和乌什。
  
  清军的破竹之势,使盘踞在西四城(叶尔羌、英吉沙尔、和阗、喀叶噶尔)的敌军惊恐万分。和阗叛军呢牙斯向清军请降,并主动率兵围攻叶尔羌。伯克·胡里率兵自喀什噶尔增援叶尔羌,打败呢牙斯。但前喀什噶尔守备何步云乘机反正,率数百满汉兵民占据喀什噶尔。伯克·胡里赶忙回救喀什噶尔。何步云派人向刘锦棠乞援。刘锦棠当机立断,决定不待张曜全军到达,便分兵三路前进:一路由余虎恩率步骑5营从阿克苏取道巴尔楚克(今巴楚东)直趋喀什噶尔为正兵;一路由黄万鹏率骑兵6营、张俊率步兵3营,经乌什取道布鲁特边境,出喀什噶尔西为奇兵,约定于12月18日两路同抵喀什噶尔;刘锦棠自率一部经巴尔楚克直捣叶尔羌和英吉沙尔,策应攻取喀什噶尔。12月17日,余虎恩、黄万鹏等部齐至喀什噶尔,当晚一举收复该城。伯克,胡里、白彦虎率残部逃入俄境。12月21日,刘锦棠收复叶尔羌,24日收复英吉沙尔。1878年1月2日,清军克复和阗。至此,新疆全境除伊犁地区外,全部收复。清军收复新疆之战取得伟大胜利。1881年,中俄通过谈判,中国收回伊犁。
  
  清军收复新疆的正义之战,不仅有力痛击了阿古柏侵略势力,而且粉碎了俄英两国利用阿古柏势力分裂我国的图谋,维护了国家的主权与统一。收复新疆成了左宗棠一生中一个十分重要的闪光点!
  
原文载于《军事文摘》作者:东涵子

微信公众号订阅号:lishichunqiu2012

或直接搜索名称:历史春秋网

阅读原文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历史春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