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在此之前的我是一个混蛋,自以为是,以为掌握了人间的道理”

2013-04-28

李承鹏:“在此之前的我是一个混蛋,自以为是,以为掌握了人间的道理”

两次地震,李承鹏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第一次,他形色匆忙却获得赞誉;这一次,他做足准备却遭到质疑

本刊记者  汪再兴  实习生  靳延明

▎本文首发于2013425日《博客天下》第123期。▎

4月22日晚上,在赶去芦山县城不到5公里的龙门乡五星村救灾道路上,李承鹏正陷入这样的困境—他一边指挥志愿者救灾,一边忙于用手机发送微博回应质疑。

这与5年前的汶川地震不同,当时,他的行动获得的主要是赞誉。人们忙不迭地为一切看上

去是热情的事物叫好,还没有开始反思热情可能带来的结果。

如今,面对更加警惕的舆论,他不得不做更多事情。为证明他所带领的志愿者团队并未给救援工作添乱,他不断更新微博,“我们从不抢占车道,步行也尽量靠边。为不添乱深夜用手抱、用三轮、用摩托把8车物资运过关卡,再找合法车运送”。在微博后他公布视频为证。

此前有人质疑他们救援一座距县城只有5公里的村落,既不专业又给救援工作添乱。

他很反感微博上叫骂志愿者妨碍救灾的说法,21日凌晨3点,他对《博客天下》记者解释:“五星村,在来之前,我们志愿者团队经过了专业的信息分析。”

他进一步解释,“主力部队把重点放在龙门乡,五星村成了灯下黑”。

如今,李承鹏已经可以非常熟练给记者背出“地震相差一级,能量相差33倍”等话,以强调他的专业性。

当然,他也不忘像往常一样强调人性。头一天晚上,他对志愿者团队中的一名队员发了火。他对这名不肯分发帐篷给邻村村民的队员说,“救灾永远为人性服务”。

借着这个话题,他转而谈到自己管理志愿者团队的困难。灾难面前,每个人都有救同类的冲动,大家在观点有冲突是正常的,这时候,唯有依据专业知识来处理。

比较两场地震中他自己的改变,“专业”被他一次又一次地说出。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他40岁,地震第二天,他穿着一件打算救济给灾民的睡袍进入灾区。当时,他用博客发声,不断引起波澜。

那场地震里,这位体育记者写下当时地震报道中最受关注的一篇博文—《北川邓家“刘汉小学”无一死亡奇迹背后的真相》。这篇文章点击量过300万,并制造了“最牛小学”的热门词汇。在这篇文章里,他表达自己对“奇迹”的理解:所谓奇迹—就是在10年前修房子时,能想到10年后的事情。与他此后获取名声的方法相同,当时他已经开始熟练运用这种有传播效果的语言。

2013年4月20日,他为新书来厦门签售,飞机落地便得知雅安地震,他当即取消讲座飞回成都,组织专业救援队赶赴灾区。

5年以后,他的微博粉丝已过708万,这使他能在第一时间就将之前汶川地震中积累的经验整理发布,并开始组织专业地震救援队进入雅安。

两场地震,间隔5年,变化的是时间和地点,不变的是则是,这个拼命想逃离家乡的四川人总在第一时间跋山涉水赶回家乡。

在两场灾难之间,他经历了房地产代言风波、签售风波,不大不小的争议总伴随他左右。他也从当时初露头角的作家,变成了很容易引发舆论争议甚至分裂的知名人物。

他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改变往往缘于一些偶然的机会。2003年的愚人节,张国荣跳楼自杀,李承鹏在博客中写下《偶像没有黄昏》,极高点击率让他发现自己还可以写出足球外的好文章;2006年,他的第一部小说《你是我的敌人》为他赚了一大笔钱。

而给他带来最大的改变却是5年前的那场地震。

“如果晚年写自传,我将以汶川地震为基点。”李承鹏形容第一次经历地震给他带来的巨大冲击—“在此之前的我是一个混蛋,自以为是,从无怀疑,像面对手上的指纹一样以为掌握了人间道理的人。”

他将地震带来的改变比作一场难熬的青春期,被折磨的并非发育的身体,而是信念。他天天在北川的大山里孤魂野鬼一样晃荡,有时与其他志愿者一起救出一些老人和小孩,有时他就对着残垣断壁发呆。

那个时候的他信奉男人的勇敢。在好奇心驱使下,作为一位非专业人士的他第二天便进入灾区开始参与救援。当时有人问他,你一个体育记者为什么要去地震现场,他实话实说,不知道,后来他真的想了想说“我去看看,看看。”

站在北川一中的操场上,一位妇人在他身边走来走去,已不太哭得出声,只嘶哑地指着那堆很渺小的瓦砾:看,那是我娃娃呀,她的手还在动,还没死,可是我扯不出来。

那段情景至今令他崩溃。他记得,一天晚上,他看见那个女娃娃碎花衣服的一角,还有其他孩子的衣角,他们中的很多还在动,手在动,脚在动,有细小的呻吟。

残酷、绝望的死亡情景令他容易动怒。汶川地震后,他指责“灾区一日游”是遗忘伤痛。他一度想去找那家“无耻的旅游新报”,他们有全套穿比基尼站在废墟前摆拍的美女照。

5年后,在雅安,他用行动改变曾经并非专业的自己,地震发生后,他在第一时间里迅速、熟练地做了以下事:第一时间将地震救援的经验总结并通过微博传递出去;组织一支专业的救援队深入雅安;开始利用他在网上的影响力帮助灾民筹集帐篷和药品。

他组织的这支专业志愿者队伍由退役军人、登山运动员组成,但他仍然一次次强调这个团队的专业性、组织性、和纪律性。他说,管理一支专业的救援队比管理企业还难。这时候,他已经不再是5年前那个更多凭着热心肠奔往灾区的门外汉。

他曾对人说,灾难之中没有英雄,人只有被逼到那一步才会出现拯救的本能。他主动承认,自己在两次灾难中并不英勇,也曾有过恐惧——但坚持向前走是因为往前走有危险,往回走也有危险,相比之下,往前走更可取,毕竟自己带着目标而来。

这句他从地震灾难中收获的感悟,也被视作他这5年中人生的注脚。

这些年,他时常会见缝插针地在功名利禄和公共参与间游走。

参选人大代表大概是他最著名的一次实际行动。

2011年,李承鹏在微博上宣布参选成都市武侯区人大代表。据他自己说,这次参选帮他度过了地震后的青春迷茫期。他说:“我的青春期比较长,从13岁到43岁,通过10个月的参选,我成人了。”

他并不否认功名利禄,但他强调取之有道。他说:“我做了很多美好的事情,他们看不到。汶川地震我不仅去了,还捐了20万元,10万现金和10万财物。当然我能够捐钱是因为很多人帮助我,让我能挣到钱。”

他试图通过参与公共事件丰富名声,而地震无疑是众多公共事件中人们关注度最高的一种。上一次地震大大增加了他的名声,这一次的效果如何,目前还很难说。

关于什么是有价值的行动,在他看来,“行动其实可以是一些很小的事。发出漂亮的反对声,提出有营养的主张。反对应该是一针见血的,不能是隔靴搔痒的;我们要记住一个前提,激烈的反对不是为了反对,我们的目的是得到开心、幸福、安全感。”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博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