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批评的目的也是为了他们做得更好”

2013-04-28

冉云飞:“批评的目的也是为了他们做得更好”

汶川地震后,冉云飞既是一个救援者也是一个批评者。这一次,他仍然吝于赞美

本刊记者  卜昌炯

▎本文首发于2013425日《博客天下》第123期。▎

5年前汶川地震发生时正在午睡不一样,这一次,冉云飞是醒着的。

近几年来,他养成了早上6点钟就起床的习惯,刷牙、洗脸后,坐在电脑前看当天的新闻、收发邮件,或浏览会儿微博。

他压根都不会想到,5年前的那一幕会再次降临——只是感觉不像上一次那么强烈。5年前的那个瞬间,他一时有些六神无主,“仿佛巨浪中颠簸的一叶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这一次,他从容了很多。

“应该有7级。”根据多次体验不同等级地震所练就的敏感,他本能地做出了一个强度评估。大约10分钟后,国家地震台发布的消息证实了他的这一判断。

稍微安定下来后,冉云飞迅速叫起了尚在睡梦中的女儿。由于家住8楼,他无法像低层住户一样,尽快冲出房屋,唯一能做的,便是静观其变。他走到窗户边,观察了几分钟,确定不会再发生大的地震后,方和夫人、女儿一起赶到楼下。

这时,街上已闹哄哄一片,到处都是人。大家带着惊魂未定的表情,一边平复自己的情绪,一边交换几分钟前的感受。其中不少人显然是从睡梦中惊醒,还来不及穿戴完整,身上裹着床单或赤裸着上身。

大约1个小时后,见危险已过,拥簇的人群开始逐渐散去。冉云飞一家在街上的一个早餐店吃完早餐后也回到了家里。

942分,再次坐到电脑前的冉云飞发了他在地震后的第一条微博:“余震不断,我及家人平安。请朋友们不用打电话,现在救援通讯线路拥挤。感谢大家。”

由于有汶川地震的经验,他知道保持畅通的通讯对灾区意味着什么。所以,在地震发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没有给任何人打过电话。


心情恢复平静的冉云飞决定要做点儿什么。

在转发了一些与灾情有关的微博和接到一个电话后,他为自己找到了活儿:“今雅安遭灾,我将再次做沟通当地所需和救援机构与个人所能做的互动工作。此次我将与缘来客栈傅寒兄联手发布信息,希望各位朋友周知。目前已有媒体和公益圈朋友在灾区,捐款渠道和物质募集,都会核实后进行。”文后,冉云飞公布了缘来客栈的公共微信号。

傅寒是2008年冉云飞刚开始做公益时认识的一个朋友,也是缘来客栈老板,交游广阔。“他是一个讲信义、重然诺的人,为人诚朴热心,但做人做事均很低调,君子示人以朴。所以他酒店公寓的客人回头率极高。”和他联手做这样的事情,冉云飞觉得义不容辞。

当天下午550分,冉云飞发布了他的第一次“雅安搜救和需求信息汇总”。文中能看到“雅安延西路156号有人被压在下面”、“运往雅安物质需要中转,现急需在永丰立交附近找一间临时仓库”一类的求助或灾情公告。截止421下午4点,“雅安搜救和需求信息汇总”已更新到了“七”。

这样的信息收集和发布,对冉云飞来说,再为熟悉不过。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20天后,他凭借一人之力创办了《四川信息掮客周刊》,为灾区提供信息服务。在开篇的话里,他写道:“作为活着的一分子,有义务做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些小事,就是义务协调各路到四川救援和灾后重建的朋友,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本着“日拱一卒,不期速成”的理念,《四川信息掮客周刊》一共发布了72期。除了正常的工作和写作,这可能是冉云飞在汶川地震后花费心思最多的一件事。他说他不是那种普遍意义上的义工,只是“量力而行”。

受地震影响,冉云飞原定于420日晚在成都一家书店举行的签售讲座取消了。今年年初,他出版了两本书,《给你爱的人以自由》和《像唐诗一样生活》。这段时间,他一直忙于宣传和与读者交流。

另外,他还取消了4月末的大理之行。地震发生后,他觉得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5年前,他在安顿好家人后,与朋友一起数次深入灾区,发放救援物资、整合救助资源或为灾区儿童就学提供帮助。这一次,他则满足于守在后方。

5年前相比,冉云飞觉得人们对NGO的社会认知有了很大进步,不再像以前那样简单地认为它们只是在做好人好事。当然,它们也依然有一直未能解决的困境与焦虑:多数未在民政部门登记;一些志愿者,热血有余,技术不足;由于缺乏统一的组织和协调,大多都是单独行动,很难形成合力。

冉云飞认为这些问题若想得到有效解决,唯有给予民间公益组织更多的自由和权限。“社会自组织能力其实很强大,而资源都掌握在政府手里,如果能给予有效的资源调配,NGO将会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这些年来的体验与尝试,让他对NGO的无力感体会很深,但他仍然孜孜不倦。“我们不比谁捐得多,我们不搞善慈压迫。我们比谁一直在将爱心积少成多,我们比谁在沉寂的黑夜里用心去传递微弱的烛光,去做光做盐,使灾民不致被黑夜完全吞蚀而绝望。”

汶川大地震后,冉云飞以一个批评者的姿态说了很多话,表达了很多观点。

这一次,他仍然吝于表扬和赞美,“批评也是为了救人,批评的目的也是为了他们做得更好”。

在他看来,2008年以后政府的救灾体系已有所改善,但还是有很多提升的空间。

“这次地震波及范围不像上次汶川地震那么大,人们的反应也很快,迅速往一个地方聚集,结果导致了人群和车队的拥堵,道路成了最为稀缺的资源。如果交通预案做得再细致一点儿,救援效率就会提高很多”。

之后,他把矛头指向了媒体,除了对一些电视台的及时直播因有助于扩大人们的知情权而表示可圈可点外,“此次媒体的表现依然不让人满意,煽情、无理、没有节制、侵入他人的生活等方面,还是一如既往地多。再者做些自我感动的新闻特别多,不理智性的报道也有不少”。

相对来讲,他更欣赏日本NHK的灾难报道,“他们冷静、克制,不会煽情,不会塑造英雄,也不会突然打断正在进行的手术……”

谈及这些年来他个人的变化,冉云飞表示并不明显,只是更加意识到民间社会的重要以及公民自我践行的意义。在一篇名为《用你的改变作见证》的文章里,他阐述了普通人怎样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为自己更为社会做看得见的改变。“我比2008以前更关心民间社会的成长,而不是顶层设计。”冉云飞说。


(完)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博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