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训练营

2013-04-25

拇指藏在托盘之下,不留纤维的抹布和把烟插进耳洞的校长

这一天,成都的行程让维尼克校长感到四处磕磕碰碰。

在看完校址之后,中方合伙人的司机驱车送维尼克去商场。在商场里,维尼克对托马斯说:“叫司机不用等了,我们等会儿打车回去。”

司机走后,维尼克的抱怨像一瓶猛力摇晃过的香槟开始喷发:“虽然是私人公司的专职司机,简直不懂开车啊。开到石头上,开到井盖上!我都坐不稳!(做摇动状)开车这是一种服务,我觉得我们应该来中国开一间驾校了。”同行的托马斯和蒂埃里都笑了。

尽管是听维尼克在吐槽,蒂埃里却感到前所未见的放松。在学校,维尼克脾气乖戾,严苛,扮演着一个“难相处”的未来雇主角色。以致蒂埃里还不太习惯看到这两天风趣、友好、生活化的维尼克。这一个维尼克只属于成都。

维尼克在荷兰的管家学院是一座古堡。三层,有地下室,车库,花园。里面住着校长,校长妻子和女儿,厨师,还有一个私人管家。

在这个魔鬼训练营里,分工明确,奖惩分明。每隔三四天,学员轮着当管家总领,早八点准时开会,把一天的工作任务分给所有学员。蒂埃里曾被分配作为灯管家,负责掌管古堡所有灯的开关。

“有一次我忘了关灯,被扣掉30分。”蒂埃里说,当然他也曾因作为组里唯一一个记得在端托盘不露出大拇指而获得加分。到最后毕业时,入学时给的1000分已经剩不多了。

也有一些中国管家被送往这所管家学院学习。成都一个物业售楼部的经理冯先群在经历了两个月的培训后,瘦了10斤。“不论出身,不论经历,来到这里,就意味着抛弃你原来所掌握的标准,学习这里的一套。”她说。

她曾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管着几十号人,在培训期间却要每天带着橡皮手套,拿着马桶刷,用全能水清洗马桶。她清晰地记得擦玻璃、面盆都要用三张毛巾。“先喷全能水,用湿毛巾擦,然后用半干的擦,紧接着用全干的擦干,最后用净布擦因为不会留下任何纤维。”

每年这里只培训3批学生,每次不超过15名。他们中的三分之一在入学前都有服务业从业经验。冯先群在受训前也在酒店行业工作了近10年,蒂埃里则在荷兰皇家航空当了14年的空乘人员。

刚完成培训的蒂埃里的新使命是在朗基空中俱乐部担任管家总领。这家俱乐部位于朗基望今缘小区,两栋高楼在锦江边临立,室内墙壁镶嵌着中式花鸟布艺画,西式水彩画,桌面上摆放着西式水晶灯和人物雕塑。

蒂埃里的同事杰克(Jack)已经在这家俱乐部实习了5个月了。杰克今年24岁,他来自英国,五个月来,他竭尽全力来维持这里服务的高质量。他会不时提醒其他中国管家整理领带衣襟,他会自告奋勇来端茶,并在端起前默默地把茶杯移到托盘中心。面对这些不舒服的情境,杰克处理得很自然。

“培训时,校长会把我们置于不舒服的情境,让我们意识到并学会什么是让人舒服的。”杰克难忘校长在迎宾时把一只点燃的烟插进自己的耳洞,燃着的那头在外边冒着烟。“要忍住不笑是很难的,这是一种训练,你会意识到他的行为的滑稽,你就不会这样做。”

雇主的尊贵地位和巨额财富决定了他们需要能提供最高端服务的管家,因为管家是雇主的门面。

39岁的托马斯曾是几名西方富人的贴身管家,他深谙管家之道。“管家首先应享受为雇主服务。管家既是杂家,也是专家,要能洗得了内衣换得了轮胎,要能在主人要抽木香味的雪茄时迅速帮他找来木香味的那一款。”在他看来,最好的管家能与主人建立默契的关系,无需言语,就能会意主人的需要。

作为雇主私人领域的一部分,管家与主人关系非常密切,要懂得巧妙处理各种难办的处境。

托马斯举例说,“主人可能背着妻子出轨,作为管家你只对主人忠诚,这时你要做的就是当作不知道。”他闭上嘴,拿手做了一个封嘴的姿势,同时表情很坚定地摇头。

“但是如果你心里过意不去,你要想办法释放压力,或者索性辞职。”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博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