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学东渐

2013-04-25

100万美元,NO WAY

晚上9点半,在一家吵闹的小酒吧,维尼克带着托马斯、蒂埃里、杰克在酒吧喝酒。维尼克和杰克都脱下了西装。只是穿着灰色套衫的杰克仍习惯性地把一只手臂弯曲放在背后。维尼克换上尖头皮鞋,戴着白色围巾,听着酒吧的音乐哼着小调,手指在餐桌上打着节拍。

这是难得的放松时刻。一整个白天,每一次我看到蒂埃里,他的背都是挺直的,一手捏住文件夹,放在侧腰上,以至于我总感觉身边站着一位警察或者空乘。

但在他看来,这很正常。在管家服务的背后,是对生活方式的选择。

“优雅,自信。”他说。

这个会所的里中国式服务很快惹来了四个人的轮番抱怨。

“这个会所我来了好多次,每次都是同样的音乐。请问这里有第二张碟吗?”

“居然没有管家注意到烟灰缸满了。”

“他们上咖啡的时候居然没拿方糖。”

“上茶时,杯子底怎么能没有杯垫?”

托马斯拿起酒杯倒酒时,维尼克戏谑地问,“中国式倒酒还是欧式的?”所有人会意地笑了。

“来,举杯,为中国的服务干杯。”托马斯举起酒杯。

说实在我挺担心他们在中国未来的职业历程,这么细致的管家服务在这里能水土相服吗?

当我开始仔细琢磨这群完美管家近乎偏执的追求时,我注意到了维尼克手上几乎从来没有断过的香烟,我问了一个故意为难的问题:“你一直在追求完美,可是你想过戒烟吗?它在牺牲你身边的人的舒适感。”

维尼克校长放下酒杯,很明显,他对这个问题有过反思,但他并不打算改变:“这是我的一个错误,一个缺点。曾经我的一个雇主劝我戒烟,说如果我戒烟就付我100万美元,我的回答是NO WAY。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要选择火葬,而不是土葬。”说完他放声大笑。

面对有点儿疑惑的我,他说,因为火葬就会点火冒烟,看起来就跟抽烟一样。

(完)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博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