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最高需求

2013-04-22

——“我确实把一些东西错误看待了,其实我的家庭条件不差”。





27年来,林默每一次选择都面临着两个字——“纠结”。陈文说:“他的痛苦并不为外人所知。”


临毕业,他拒绝了他影像科主任,一位博导的邀约:考取超声学科的博士,并留院工作。他坚持“内科医生才能实现价值”。


价值,是他在工作和继续深造中做出选择的关键词。


有一次,他对陈文聊起了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的六层需要理论,并说,自己需要的是需求理论中人类的最高等级——自我实现的需求。


在这一等级上,实现个人理想、抱负,发挥个人的能力将达到最大程度,使自己趋于完美,成为期待中的人物。自我实现意味着充分地、活跃地、忘我地、集中全力全神贯注地体验生活。


他是一个在微博上连错别字都不放过的谨慎的医生形象,有超强意志力、极度追求完美。在一条微博里林默还表现出了坚决的正义感:“收红包、不好好对待病人的医生都应该去死。”


他也时刻自省。当他看到电视剧《恰同学少年》里面那个在进大学时对着学校领导说他自己父亲是他雇佣的挑夫的情节时,深受触动。他在日志中写道,他在本科以前一直也有这么一种自卑的身份焦虑,每次听说谁的父母是医生,谁的父母是大官时,他的内心就会小羡慕一番。


林默在汕头朝阳区和平镇的家是一栋建于10年前的4层小楼,一楼铺面批发日用杂货。林父早年在一家服装厂打工,林母拉着拖车到处收纸皮废品。最近几年,林母身体抱恙,林默说服母亲休息,一直用奖学金和几份家教养活自己。


有一次,他被老师问道:你的父母退休没有?当时他的表现是,突然愣住,急忙点头。他在一篇日记里承认,这一刻他的心理有了微妙变化,他不想老师继续这个话题。


他曾经自我分析过这种错误观念的根源,他认为自己既自卑又自傲的心理大概源于青春期的错误的价值观引导,或许也跟父母的教育没到位有着关系。


“在我的潜意识中确实有着一种想借助裙带关系上位的成分,可是我的自尊心又时不时把我给拉回来继续奋斗,形成了我矛盾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这个时候,林默告诫自己要反思,“我确实把一些东西错误看待了,其实我的家庭条件不差”。


然而,现实世界并不如意。


能“实现价值”的内科学博士是一个非常热门的专业,一般不招其它医学专业的学生,而影像科学的硕士生导师,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帮他读内科学博士。他也拒绝了另一位硕士生导师指派给他的繁重工作——一篇SCI论文,这位导师希望与他一起做完,而他坚持自己只做实验,不写论文。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忤逆老师,显然他已经下决心放弃考博,开始工作赚钱。


找工作的经历并不顺利,林默在新浪微博上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为“橙色羊毛衫”让自己显得极其渺小,领导们正眼都不瞧自己。


几经腾挪后,一直想逃离超声科专业的他最终敲定的工作仍然是中山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超声科。


今年2月份的时候,他对陈文说:“我太漂泊了,我想成个家。”陈文很诧异,“他从不外露自己的感情,我很诧异事业心这么强的人会说出这种话”。


他经常看《非诚勿扰》这种感情类节目。一方面他认为,事业的成功才能带来爱情和金钱,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如果另一方家庭条件好,也许可以更早实现自己的愿望,例如,女方出钱可以让他做生意。他对自己嫌贫爱富的价值观感到痛恨,他坦率承认这是他的人生观与价值观的问题。


林默在研一的时候,谈了一个医学院的女朋友。他对那个女孩的要求是“可以帮他一起做实验,上阅览室自习,但当他需要一个人安静和思考的时候就希望女孩不要烦他”。结果这段感情很快告吹。


他在学生会的一位同事用了一个成语形容他的爱情观——“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在不同的人那里,林默投射了两个不同含义的形像。


林自贡坚持认为所谓的投毒案背后存在隐情:“他的缺点是比较沉静,不够主动表达自己,但并不像媒体说的独来独往”。


他举了个例子,在合作课题期间,成员们一起出去吃雪糕,林默总是给大家讲冷笑话,“配合上他略显严肃的脸,效果非常好”。


但同样是讲冷笑话,在另一位本科同学眼里则显得“古怪”、“突兀”。


“到其他寝室串门,他会一声不吭地站一旁看他人玩游戏,再沉默离开;他时常在楼梯口大声对话楼上的一个老乡女孩,声音传到整个楼道,他也并不在意。”





阅读原文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博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