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复旦投毒案:完美学生的不完美毒杀

2013-04-22



一个完美学生谋杀了另一个完美学生。投毒,这种人类最残酷而幽暗的作案手法,何以在琐碎的日常生活中被激发?本文为你讲述复旦投毒案来龙去脉,以及逼仄空间里人性最阴冷的那一面。


本刊记者 汪再兴 特约记者 范玉 发自上海、汕头

实习生 靳延明 岳进祥 吴文静


本文首发于2013423博客天下》第123



416日下午323分,复旦大学准博士生黄洋死了,在愚人节当天,他喝下一杯含有极高浓度N-二甲基亚硝胺的水,毒剂由他的室友——一位严谨而优秀的医学生林默投下。


27岁的投毒者林默未做过多的辩解。他几乎没怎么犹豫便向警方供述了毒杀室友的理由:“闹着玩”。说话间,他依旧保持此前27年养成的冷峻少言的风格。


“他很快承认是他干的。”一位熟悉案情进展的同学告诉《博客天下》记者。


警方找了林默两次,在411日第二次被警方带走时,他承认了投毒这一事实,在紧接下来的一天中午,至少有两位同学认出了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指认现场的他。


脱下黑色头套,这里仍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在不用实习的休息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实验室位于楼层最右侧的一个房间,黄色生物安全柜需要两把锁才能打开,里面的试剂瓶装着淡黄色的N-二甲基亚硝胺溶液。


“我用它来做实验。”当天中午,他指着其中一瓶试剂,说了这句语意不清的话。


投毒者的主动承认并不意味着案件迅速侦破。418日上午,新华社记者向上海警方求证时,警方的说法仍是:案件正在审讯中。


知情人认为,警方迟迟未下结论的原因是他的理由过于简单。


投毒,这种人类最残酷而幽暗的作案手法,在琐碎的日常生活中何以被驱使并迸发?


41日前,黄洋准备在47日参加硕士生答辩的论文被人删除,中毒后,他的笔记本电脑被人格式化。林默的同学注意到,黄洋中毒前后,林默开始出入隔壁寝室借水,他不喝自己寝室的水。


在黄洋中毒后的第二天,黄洋提出让林默给他做B超检测,这位投毒者做完B超后冷静地对黄洋说,“没事。”


在林默被抓后,他的很多好友不断在微博上和采访中力挺这位努力、严谨、奉行完美主义的年轻人,“他不像一个杀人犯”。


“林默用自己做实验的独有试剂来投毒,这不是一个严谨的医生做出的事情。”他的一位同学从专业角度替他进行辩解。


“他和被害者专业不同,所在医院不同,不存在利益冲突,并没有犯罪动机。”另一位同学说。


面对黄洋的家人,与投毒者和被害者同住一屋的第三人葛林也给出了自己的观察:“他们关系很融洽,很正常。”


这位住在421寝室的第三个人在最后一次见到黄洋和林默时,黄洋还在开林默的玩笑,葛林对受害者黄洋的家长说:“至少看上去一切都很平静。”


找不到明显的动机,不是吗?“林默不是最终的罪犯”——这种声音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持续困扰着这起案件中的所有人。



阅读原文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博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