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煽情的母亲节

2013-05-12

不知道你是否已经习惯,在母亲节这天沐浴在铺天盖地的歌颂母爱的声音中,歌颂这事儿就跟吃大餐似的,吃多了不易消化,我还是唱个反调,不走煽情路线地播出今天的节目吧。


上了中学才听说“母亲节”这个外来习俗,所以上小学的时候,只有在三八妇女节,才有机会向母亲献殷勤。但那些肉麻的话断然是不会说的,因为那时脸皮也还没发育到现在这么厚,所以,所谓的礼物只不过是在学会写字后,以半祝福半表现的心态,用针线在一块手掌大小的布上粗糙地缝上的“节日好”三个字,嗯,这仨字比较简单。


呃……我很希望接下来一句是,虽然这个礼物很不起眼,但是被我妈珍惜地保存至今。唉,可这真真儿的是不可能的,这个以我扎到手为代价制作的充满爱意的礼物,肯定在第一时间就被我妈给扔了,而且以她的性格现在甚至都忘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当时的喜悦和满足,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我的心意已经被她珍惜了……是的,有这样的妈你心理素质就得好,我现在都能自娱自乐啦。


嗯,第二个记忆中的母亲节礼物,是中学时期学同学跟风给她买的蛋糕。嗯,用她的钱,嘻嘻,然后漂漂亮亮地放进冰箱,一边和我那对此持保留意见的老爸一起等她下班,一边陶醉在自己营造的感动氛围里不可自拔。


她下班后,我简直是迫不及待地引导她打开了冰箱,那一刻,我像警犬似的吐着信子,等待着从她脸上捕捉那稍纵即逝并且有可能被极力隐藏的喜悦表情。结果是她打开冰箱,又意外又惊讶,有惊喜一闪而过但成功地极力克制住不让我从中得到满足感,哼,都被我捕捉到啦。强装麻木肯定是基于以下三个原因:其一,六零后的她们很羞涩;其二,她认为这样的事会让我从学习中分心,所以不能鼓励;其三呢,用我姥姥的话来解释吧——他们对这些花在“二空”方面的钱并不能感到快乐。哦,在这里普及一个小知识,“二空”中的二指的是吃和穿,所有不在这两方面的都被称作“空”。简言之就是说在没必要的地方花钱,是增加不了他们的心情愉悦感的。


但是这一次,很幸运,没有挨吵。


听来可能会很诧异——我送你礼物,怎么着还得挨顿吵不成?嗯,其实这跟爱情相似,我对你好,你不领情,并不能代表你矫情,而很可能是因为我对你的好不是你想要的。套用至此,也就可以理解为我老妈并不是麻木无情的人,而是我送的不是她想要的。


她想要什么呢?无非是上学时候我满分的考试卷、名列前茅的成绩单、名牌学校抛向我的橄榄枝等等……这些如果都有了之后,才能有资格再送诸如文艺特长的比赛大奖之类的了……唉,还不如洗洗睡了做梦去呢,如果按照这个标准,从比例上分析,平均一个年级三百人,就得有二百五没资格送礼物吧!而且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二百五里的。


所以上了大学远走高飞的我,再遇到母亲节,就选择了一个比较安全的方式,我快递。我花钱在二空,置办了一些特产给邮寄了去,然后坐下听响——好嘞,又没挨吵,但也没听到好呀……不过回味起来总觉得不是滋味,那忐忑,跟扔的是手榴弹似的心嘣嘣嘣地跳了好几天呢。不是做贼胜似做贼啊。于是接下来的几年,我都乖乖地不敢动弹。


大学毕业第一年,他们很尊重地允许我在家再次复习考研。备战的日子,本想表达一下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但没想到,却遭遇了人生送礼经历的滑铁卢。那天母亲节,我自以为很合理地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缝制了一个实用的礼物送给她。我本以为最差她也就是嘲笑说我的手艺不好,再不济悄悄扔掉。但是意料之外地,她居然怒了。在她发的火中,我从正面理解到她是恨铁不成钢地批评我不该浪费宝贵时间在这,哪怕这时间用来休息也比这强。


大概那时候我压力大吧,当然,她的压力不比我小。所以也许大概可能貌似……我们俩小小地吵了两句吧,她一气之下——扬言要毁灭我送的礼物以表示抗议。我,很邪恶地大概用了激将法,导致,最终我老妈烧了这个我并不成熟的布艺作品。然后我仿佛坏人终于得手一般理直气壮地矫情道:你居然毁了我送给你的母亲节礼物!她算是中了我的计一般跟帖道:我就是烧了礼物!之后的情景,是我俩各自在房间里难过。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伤我的时候,也会伤到她自己吧……


之后我又一次学乖了,不再想点子在母亲节送什么礼物了。当然我也仍旧达不到她对我的各种期望,不能够用各种成绩和奖项向她献殷勤。不是我不求上进,是我努力的方向不是能入她法眼的。虽然我俩的大方向是统一的,但是她还是不放心我走自己喜欢的路线,她觉得体制外的生活风险大,不稳定、不安逸、不能偷懒。但我这种人又是执拗到想方设法摆脱束缚去追求自己理想的主,所以斗智斗勇了这么多年,相互也妥协过一两次,最终仍旧是两败俱伤。我老爸当然很鄙夷我们这种“窝里斗”的狭隘战役,但是他基本拿我俩没辙,所以这么多年他也很无辜地说。


不过兵法上说,关键时候不掉链子的人才是好人。这个观点竟然在我老妈身上验证了。话说long long ago,在我遇到对的人之前,我像很多人那样,遇到过一个极品。简言之,就是一开始对我各种夸赞,尤其说我工作多么好,能采访这个那个的……后来,这乳臭未干的极品居然在他父母的撑腰下勇敢地鄙视了我的工作,理由是,第一太忙,第二再好也不是公务员啊……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感情你工作忙的时候就通知我说要相互体谅,合着我忙两天你就推倒你从前的说法打自己嘴巴子啊;其二,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是不是公务员碍着你什么事了?公务员又不是一种级别,那是有限范围的具体工作啊。我为嘛要做我不对口的工作,还占着茅坑不让想方便的人方便呢?后来我才听出来,人家那意思是公务员呢,咳咳,听好咯,可以——分房子。我去,原来智商低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呀!


愤怒过后我很担心我爸妈会因为这事儿跟我生气,因为我曾经辜负了他们给我安稳生活的好意,拆了那条铺好的路。我怕我妈抹眼泪儿气我自找苦吃,我也怕我爸整日在我“遇人不淑”和“我不淑”之间徘徊纠结……所以,当年那是看到她QQ头像闪我就觉得胸闷,我没敢说实话,不知道怎么能让他们接受……结果当时没过一周他们就知道了,某天晚上在网上我俩就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尽管我做好了挨骂的各种准备,但谁都不好意思先提。最后还是我那英勇神武的老妈说了句让我感觉石破天惊的话:以前的路咱不提了,现在既然选择了你想走的这条,那咱就不会为了别人再去轻易改变。我女儿优不优秀我知道,放心地做你想做的那个自己吧,别难过,我还跟你爸说怕你接受不了,不知道怎么开口呢。


啊……我瞬间复活,我老妈觉悟提升如此之高,让我很是欣慰呀。瞬间觉得这么多年没白教育和影响她……呃,得意忘形胡言乱语了。好吧好吧,值此母亲节之际,我真是不敢随便送礼物了,斗胆把心里话摆出来跟大家共勉,当然我是在确定我老妈非常喜欢心理FM的前提之下,嗯呐,她也是粉丝之一。不过我最希望的还是,听到这期节目的你,能摒弃和母亲之间的各种“因爱生恨”的小误会,努力消除因为观念和代沟产生的分歧和差异,用越来越适合的方式爱自己的母亲,爱……更多的母亲。


最后,我要深情款款地说一句,哎呀,不是妈妈我爱你啦,是……问我爸好啊,别让他听了这期节目吃你的醋,毕竟,我还是他上辈子的小情人呐……好吧,越说越没谱了,没见着好我也赶紧收吧。


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心理FM,可以邀请你的母亲一起收听。我相信她也能够感受到,世界和我们爱着你们!节日快乐!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有声版

阅读原文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心理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