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女主播抑郁症日记(二)

青音 2014-08-15

(公众微信“青音”独家连载《女主播抑郁症日记》,如有转载,请注明转自公众微信“青音”,谢谢!)


青音导读——

“我的这些日记,最初是我的医生要求我写的‘病历综合’,后来遇到了抑郁症互助组,这个组织的负责人觉得我是媒体人,我写的东西更有说服力,于是就让我写了拿给其他病人的家属看,为的是让其他抑郁症患者的家属能更好的理解他们,所以,我才有了公开它们的打算…”

这是蒋术今天发给我的微信,她更详尽的跟我表达了公开这些日记的初衷,但是她也有担心,日记中的文字太真实、生病的感受太负面,担心会不会有些读者看完后情绪受到影响或者盲目给自己贴标签对号入座,所以她请我转告读者“如感不适,请绕道而行”。

昨天打动我的是蒋术的勇敢,今天更让我深受触动的是她的善良和细心——但我也在担忧,她现在真不适合为他人考虑太多,“自私”、“迟钝”一点,反而更有利于她的恢复,她还有12周的疗程尚未结束….

所以,今天我在跟她沟通后做了一个决定:今天之后,我不再通过公众微信发布她的抑郁症日记,让她先安心养病。一来我担心网络上的火热转发会让她的善意慢慢变了味道,招来不必要的误解,会伤害到她;二来,我提醒她要保护自己的文字版权...待她疗程结束之后,我将协助她把这些文字出版,帮她实现她的心愿——让更多的人了解抑郁症、理解抑郁症患者。

在这里我也向正在阅读的你发出“征集令”:

1、有对《女主播抑郁症日记》感兴趣的、希望让全社会更了解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的出版社,请与我的工作室取得联系,请发邮件到:qingyinradio@163.com;

2、假如你也有抑郁症的经历、或者你身边也有身患抑郁症的朋友、或者你有哪些最想对抑郁症患者说的话,请你写成500字以内的《抑郁症,我想说》,发邮件至qingyinradio@163.com我们也将争取为您集结出版。

最后我想对那个转载了蒋术独家授权我的公众微信“青音”发布的文字,但是却故意不注明出处、又未经蒋术本人同意将她的照片贴在文中的某公众微信号说——请在博眼球的同时,多顾及一下他人的感受吧,请多给这世界一点善意!

=========================


独家:女主播抑郁日记(二)

2014年07月11日 18:18:03

文/蒋术

确诊之后,我花了至少三天,才慢慢开始能接纳自己是个患者。因为我常常会跟自己说:“你应该不是抑郁症。你看,你不是还能睡觉么?你不是还能和朋友开玩笑么?你不是还能聊微信发朋友圈么?……” 我希望这样的自我催眠能够起到治愈作用。

我请了5天假,不去上班了。由于职业的关系,我不得不撒了一个谎欺骗了父母,来掩盖我生病休假的事实。

然后是按时吃药,每天把药藏得妥妥帖帖,不被发现。吃药之前我跟医生反复确认“吃了不会变得脑子迟钝吧?"医生说不会。

同时完成医生布置的作业,所谓"作业“,就是每天在情绪极端的时候,详细记下当时的时间、地点、人物、想法、情绪、事件。

最初的时间里,我整个人都很想瘫倒。每天不愿意穿彩色的衣服,只愿意穿黑色。我总觉得身边的人都死了,所以我得穿黑色的衣服。我不愿意拉开窗帘。不想吃饭,害怕接电话,不刷微信,卸载了朋友圈。零交流。
很快我就跟自己说:“不能这样。要起来,去吃饭,去上班,去社交。”
于是我开始尝试着每天早晨强迫自己拉开窗帘,必须穿色彩明艳的衣服,和几个有安全感的朋友聊天。然后我不断跟自己说:“要学会原谅自己、接纳自己。”

一点点承认失败、放过自己的过程,特别特别难。因为我不仅没有变得脑子迟钝,反而变得非常清醒,能想起来很多事情,并且做自我分析:我对前尘旧事,亲朋故友,自己的一切,都自我否定了。我觉得我对不起他们所有人,我辜负了一切,伤害了全世界。但又没有任何人能原谅我。
我于是尝试用向当事人道歉的方式,好让自己得到原谅。
遗憾的是:这个方法失败了。
大多数人都说:“啊?我不记得了”“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我们之间不存在原谅不原谅啊。”——这种安慰和豁达,反而让我更加挫败和难受,我觉得我的抱歉无处被接纳。
我想起小时候看鲁迅写过一篇《风筝》,说他小时候弄坏了别人的风筝,后来长大之后向别人道歉,想得到别人的原谅,可是别人说“啊?有过这种事么?”,鲁迅说:“全然忘却,毫无怨恨,又有什么宽恕可言呢?无怨的恕,说谎罢了。我还能希求什么呢?我的心只得沉重着。”
有时候,这种自责会转换成仇恨,恨自己,也恨世界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可以原谅我。

最痛苦的是吃饭和走路。常常会饿,但是什么都不想吃,吃什么都没兴趣,觉得饿着更舒服。只是为了活命而强迫自己吃饭。尤其是下午,一到黄昏时刻,我就开始呕吐,想哭,想尖叫。
我总觉得自己大概不是得抑郁症,而是得了一种间歇性精神病什么的。发作的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差劲的傻逼。

大部分时候,我不想搭理任何人。我手机经常处于飞行模式。听到手机铃声响我就莫名紧张。我不想知道这世界发生了什么,可我的工作逼迫我得去看资讯。编稿的时候,我常常走神,看着一个个汉字,全都不认识。半天都编不完一期稿子。看书坚持不了多久,看着看着就不认识字了。IPad很久没有去碰了,懒得看剧、懒得玩游戏。
我就想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歇斯底里地一个人。彻彻底底的安静。

唯一庆幸的,是老天厚待我,没有让我失眠。我也没有什么自杀的欲望,我只是觉得如果被动地有人来结束一切也挺好。

休息了5天后,我开始逼自己去上班。一方面是为了赚钱,另一方面是怕自己长久不上班被父母发现,同时也怕自闭会加重病情。我理性上还是想积极融入生活。可是这个班上得很难看。我每天垮着一张哭丧脸在办公室,我好努力想笑,特别努力。但是大概那个笑比哭还难看吧?
我每天看好多好多笑话,然后我去看《东成西就》、《蜡笔小新》,想让自己高兴起来。可没有什么能真正戳中我的笑点,更没有什么能戳中泪点。大部分时间,我在默默生自己的气,恨自己。
我经常不哭、不笑、不说话、不理人、不爱、不恨、不吃、不喝,我觉得自己活得像行尸走肉。我想起了南京那个被抑郁症折磨得自杀的女孩,她最初得抑郁症的时候,把自己的微博名字改成了“行尸走饭”,后来改成了“走饭”。

于是我开始刷“走饭”的微博,我忽然理解了她的每一句话,每一天的折磨和孤立无依,我懂得了她那时候有多么孤独,多么自责,多么渴望理解又多么胆怯。可表面看上去,她挺有趣。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说抑郁症是一种生理疾病,而不是性格问题,更不是“作”和“闲的”。
无论我找了多少快乐的事情来分散精力,无论我怎么鼓励自己“明天会更好”“向前看”“放空“……我还是吃不下饭,还是想吐,还是每天昏昏欲睡,还是提不起对任何东西的兴趣,还是不想说话,我还是无法控制地觉得自己失败透顶了……即使我可以编个段子、开个玩笑,我也控制不了内心深深的绝望底色。常常觉得自己被一个罐子罩住了,气都喘不上来,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会腿发软,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一步也不想再挪动。
绝望,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治愈的绝望。已经不想去改变的绝望,过一秒算一秒的绝望。


【欢迎转发】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吧,好文章要和朋友们一起分享哦!


意见反馈:【建议】+具体事宜

青音工作室电话:18510994150

工作室微信号:qingyinstudio

来稿请寄:qingyinradio@163.com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