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没事不要找律师

蜗牛妹 财经美女蜗牛妹 2016-08-30

在世上各类职业中,这世上理直气壮按时间收费的只有两种人:律师和技师。(此句特别鸣谢韩老湿)

 

举个例子,在每单成功的IPO身后,金融狗们看着是风光,但除非企业上市成功,否则所有的工作都是白搭;而律师却是有巨额保底收益的第三方服务方了,按照港股一单IPO大概500万港币的费用(不包成功上市的哦),他们用扎实的专业知识和辛勤的劳动付出,实力演绎了——时间就是金钱


 

为什么要找律师?

 

因为金融业提供的是各类无形产品,都是以文件形式向投资者呈现,几个亿的生意全靠白纸黑字,这风险区区一只金融狗扛得起么?


 

所以香港的招股书啊,设立基金需要用的私人配售备忘录(基金说明书,简称PPM)等文件,都要经律师之手。防的就是万一出事、需要上法院时候,当年文件上的每个字,都是保护你的金钟罩。


所以比记者更喜欢负面新闻的,应该就是各家律所了。每当跨国企业出事的时候,就是各大律所partner争前恐后去拿deal的时候:比如上市公司被沽空机构唱空了,赶快成为人家的第三方独立法律顾问,或者代表广大投资者来个集体诉讼什么。

 

律师们需要帮公司重新浏览所有的文件、往来电邮、资产项目,瑕疵、风险都要重新考虑,这得调动多少的律师,花费多少时间。每个股市黑天鹅,都是拿到deal的律师的A5000点啊。

 


所谓做好事可以没有律师,但做了坏事,绝对不能没有律师still律师是不打包票解决事情的)!


Billable hour——世上最贵的时间


衡量金融狗靠P&L;go big or go home是种常态,不开张时候关灯吃面,行情来了一单就够吃三年;衡量律师就靠billable hour,这里奉献五分钟,那里付出半小时,用billable hour演绎出中国的古话: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根据Wiki的数据,总部位于伦敦和芝加哥的律所DLA Piper2014/15年度的topline达到16.26亿英镑,而Freshfields Bruckhaus Deringer则是Magic circle(英国顶级律所)利润最高的,平均每个equity partner带来了137万英镑的收入,每个律师帮公司赚了24.7万英镑,律所的净利润率是46%

 

律师中呢,partner负责维护客户关系,把活儿拉回来,再分配给下面的各级律师,这还没算他们自己要干的活儿;由于律师每个月的工资是固定的,所以简单算术就能算出来律所每年breakeven需要多少小时,赚到钱又需要多小时。

 

根据Yale法学院数据,美国所associate每年的保底billable hour区间约为1700-2300小时,按照每小时500美金的收费(partner每小时约1000美金的收费),一个associate每年为公司贡献8.5万至11.5万美元。

 

Billable hour和盈利三张表一样,都是能推出来的。Associate要想每年达到2200小时,假设他们从早八点工作到晚八点,12个小时;减去午饭和晚饭的2小时,再减去1小时的厕所、喝咖啡、抽烟、休息时间,减去半小时的内部会议;那么一天可bill的时间是8.5小时,一周五个工作日便是42.5小时

 

假设一年律师放三周假期、两周公共假日,不请病假,那一年47周,便可得出1997billable hour;意味着律师还要每个月加两个周六的班144小时),bill2141小时;最后差的那60小时,就靠一到十月再多加六个周末的班60小时),终于得出了2201小时(算的我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所以律所的赚钱程度,和旗下律师的苦逼程度,一般是成正比的(突然有点不敢想象在DLA Piper做律师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如果再算上律师的通勤时间,给妈妈、老婆什么打电话的私人时间,每年工作时间约有3058个小时!所以,不像金融狗,律师通常都会给人一种工作勤恳的感觉,那是因为工作时间真的得长,苦逼的时候真的很!苦!逼!


 

小律师们就是这么活在矛盾中的:一方面身体告诉他们,最近实在忙的有点吃不消,不想这么忙;但理智和职业精神又告诉他们,不忙的时候就会受到billable hour的考核压力和律所生意不好的压力;好在律所的job security比投行高,生意不好律师也不怎么会裁员,最多鼓励律师多休无薪假。


 

Under billing VS Over Billing


不是所有的Billable hour都能变成利润,律师的利润等于billable hour*hourly rate*recovery rate,因为客户有时候不一定会付所有的billable hour。这里就存在under billingover billing两个实际操作问题。

 

比如律所业务时忙时闲,客户暑假、圣诞多放假,律师们可能天天坐在office,也没有活可以bill,那就意味着他们需要在其他时间把两千多个小时给补回来。

 

并且律师们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需要花时间,比如:整理自己的资料库,这know how的时间不能省;要去找客户做BD,做presentation,这也省不了;有些还要保持一定的媒体知名度,给媒体做采访、写文章;一些美国所还要求律师每年都有几十个小时的pro bono(不收钱、不记时间的案子)。
 

最懵逼的一种情况就是:尽管律所都有系统给律师记工分,但律师必须自己写下来每天不同时间分别做了项目的,否则口说无凭、账单发出去,客户不会买单的;假设说那天律师一下子做到了晚上三四点,累的七荤八素,忘记写那段时间干了啥,过了两三天才想起来忘写narrative,又不能瞎写给客户,那一晚就算是白干了呢


各大律所对律师under billing是非常深恶痛绝的:有大清早组织律师开会(这样不会妨碍他们的billable hour),由大领导分组给大家传达填写billable hour的重要性的;有超过若干billable hour没记下来,律师就要自己飞去美国总部,找财务讨要工资和奖金的!

 

如果一个律师最终的billable hour不达标,轻则收不到奖金;重则被裁员,难以在圈内混下去,这种情况中最惨的是想干活,但偏偏老板拉不回来项目、或者没工作给你干。


 

所以也有律所瞎写自己billable hour,搞得跟做假账一样,结果被客户告上法庭的,请参见法律圈八卦网站Above the law的报道(好巧哦,又是收入最多的DLA)。


没事不要总找律师


虽然律师很苦逼,对客户要求必须有求必应,但金融狗也好,公司狗也罢,千万不要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有事没事懒起来就丢给律师去做,因为:

 

律师回邮件是需要花时间和senior讨论、和打字的,bill0.1小时妥妥的;


接你电话是需要花时间的,所以别废话,律师的通话时间是要bill的;


没事不要找上一堆律师开会,人家是按照会议时长乘以出席会议的律师人数来杠杆bill的;


自己能填的文书工作、复印什么也别丢给律师,这依然属于服务时间,是要bill进去的;


在香港请个tier 1的律所,如果可以自己带领第三方团队的,就千万别让律师去lead,因为他们指挥这个指挥那个也要bill的;


特别不要觉得自己作为老板什么,做事对接一定要讲究身份匹配,partner级别的律师不是不联系你,是人家的rate真的很高(跟你讲半小时就要收你500美元),怕你们收到账单太惊悚。

 

香港曾经出现过,内地国字号企业不了解情况,让律所做了很多服务,结果收到几百万的律师费,然后不愿意付律师费,然后被律所告了,最后还是要付律师费的曲折故事。

 

所以为了减少以上情况,香港一些大律所现在也开始给律师们培训了,要求他们学好二不政策

 

不主动给客户打电话——以防bill了客户,客户说这是你打给我、不算时间;


不拒绝客户找你——客户打来问完问题,赶紧补一句:哎,我们刚好有个问题也想问你们。

 

Bug就是,这样多少降低处理事情的效率和速度喽!

 

如何优(mian)雅(fei)的请律师干活


非要锦囊妙计的话,只能告诉你们,律师的billable hour是从签订服务协议开始,到deal结束的,所以签协议之前、完成deal之后问问题,他们都是不收费的;至于律师会不会好好回答你,或者少bill一点你的时间,那真的只能看你和律师的关系了。

 

只能说,没事不要找律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财经美女蜗牛妹 热门文章:

我们为何赖在香港不走    阅读/点赞 : 39299/226

看蔡文胜如何直播美图大起大落的一天    阅读/点赞 : 36114/164

中环写字楼午餐鄙视链    阅读/点赞 : 30801/108

我做投行我骄傲    阅读/点赞 : 22302/126

中港炒股大PK    阅读/点赞 : 10762/78

如何挑选金融男    阅读/点赞 : 10292/86

情怀婊鉴定指南    阅读/点赞 : 7907/113

二级狗の友谊小船都是怎么翻的    阅读/点赞 : 6637/117

想不到我也变成了网红(wannabe)    阅读/点赞 : 4806/127

一年啦 谢谢我们成为彼此的80%    阅读/点赞 : 3094/108

财经美女蜗牛妹 微信二维码

财经美女蜗牛妹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8977
点赞 39
更新 9月1日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