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吉人:我没有意识到何伟在观察我 | 谷雨访谈

南香红 谷雨故事 2015-08-29


张吉人|本人供图

在采访何伟的同时,谷雨采访了其作品中文译本的编辑,上海译文出版社社科编辑室主任、“译文纪实”系列丛书策划人张吉人先生,中国出版界最早的何伟发掘者。正是他的妙手“把握”,何伟的《寻路中国》、《江城》才得以脱敏成为畅销书。在此之后,“译文纪实”引入了更多国外优秀的非虚构作品。

今年3月,何伟在《纽约客》发表《与审查者同行》(Travels with My Censor)一文,讲述了他在与张吉人一道前往中国各地签售的过程中,观察到的张吉人以及张所承担的“角色”。在接受谷雨采访时,张吉人也讲述了他了解的何伟,何伟的与众不同之处,他写作的“秘密”。

至于那个技术性问题:编辑如何突破尺度,同时又进行何伟所说的“防御性的自我审查”?张吉人并未展开回答。这是不便言说的现实问题,亦是一个中文编辑的秘诀。亦或者是他与何伟之间的一种默契。


访谈正文



谷雨:你怎么发现了何伟,并最终决定出版他的作品?作为编辑你如何理解他在中国的流行?

张吉人:一开始是读到何伟在《纽约客》上的文章,注意到这个美国人写的当代中国故事,跟一般西方作者写得不太一样。后来找了他的《江城》和《甲骨文》看,非常喜欢。2010年的时候,通过代理读到了《寻路中国》的书稿,觉得当时的出版环境比较适合,就定了,之后顺势把《江城》的版权也一起签了。

何伟在中国的成功,首先是因为作品质量。其次是因为他非虚构形式的中国叙事,不管在西方还是中国,都是相当独特和少有的。另外,就是出版时机,简单讲就是读者和市场对于中国故事、尤其是非虚构形式的中国故事,产生了一股潜在巨大的需求兴趣。稀缺的优质内容,加上适合的市场环境,自然就成了。

谷雨:你也编辑了其他不少写中国故事的西方作者的书,包括同期的梅英东、张彤禾等。在你看来,何伟最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

张吉人:在何伟笔下,你总能感觉到他跟中国的语言、历史和社会,尤其是跟生活周围的普通中国人之间,会有一种复杂而微妙的纠葛与共鸣。

谷雨:在你和何伟的交往中,发生过哪些让你印象深刻,或如今想来还蛮有趣的细节?可否列举至少一个。

张吉人:记笔记。他随身带一个小本,碰到有意思的或有问题的,掏出来写上几笔,两三天就能记满一本。何伟说他有无数这样的小本,轻便、廉价、不起眼。我觉得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非虚构写作的“秘密”。

谷雨:何伟去年回中国签售《奇石》,他在后来发表的《与审查者同行》(Travels with My Censor)一文中描写了不少你们巡回签售的场景。他是怎么对你进行采访的?

张吉人:邮件采访。巡回时比较正式的采访,是在上海去北京的高铁上完成的,大概两三个小时。其他大量的细节,都是在闲聊、吃饭甚至工作的时候产生的,那些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他在采访或观察我。

谷雨:对出版安全问题,你们的共识是什么,是否有过冲突?你是否会考虑和何伟继续沟通,为《甲骨文》在大陆的出版做一些努力?

张吉人:就是在最大限度上保证作品完整的同时,避免明显地触犯某些“红线”。没有太大冲突,主要是一个互相谅解的过程,一方理解另一方的难处和所做出的牺牲,这种理解是相互的。至于《甲骨文》,我觉得目前不是出简体版的合适时机,这是我们俩的共识。

谷雨:类似何伟这样的外籍作者,在有了应对审查制度的经验以后,会不会产生自我审查的意识?作为编辑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张吉人:也许吧,但不是什么问题。像何伟这样的作者,他的作品面对的市场是全球性的,纯从商业角度而言,大陆市场还没有重要到影响内容生产的地步。而从非虚构创作的角度而言,这更不是什么问题了,因为真实是最重要的。

谷雨:“重要的是你能做什么,而不是你做不了什么。”在何伟的文章中提到你的话,你个人的这种价值倾向是怎么形成的?

张吉人:生活和工作中慢慢形成的吧,跟个人经历也可能有点关系。

谷雨:你为原作寻找译者的标准是什么?比如对何伟的作品,最早翻译《江城》(River Town)的是涪陵师专的好几位老师,最后你选择了何伟推荐的李雪顺。

张吉人:翻译的三原则,信、达、雅。我个人比较看重前两点,也是我选择译者的主要标准。作译者之间如果有比较好的关系和沟通渠道,也是加分的。所以我最后选择了李老师。

谷雨:从一个图书编辑视角来看,你怎么评估非虚构类或者说纪实类图书在中国市场的潜力?哪些类型题材是你比较看好的?

张吉人:潜力很大,也比较容易出畅销书。题材上我不建议做太多限制,因为世界是在变化中的。从欧美市场的经验来看,非虚构的范围很广,几乎可以囊括任何题材。非虚构写作可以包括一部分的科学写作、历史写作,甚至是传记创作。在我看来,对于非虚构写作最重要的是,真实,还有故事。套用我们“译文纪实”丛书的一句广告语,就是“用故事,进入真实”。

谷雨:“上海译文纪实”近期还有哪些出版计划?

张吉人:明年“译文纪实”还会推四五种新书。其中有写伊斯兰激进运动的欧洲缘起的,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公共教育体系变革历史的。中国题材方面,有梅英东的新作《东北游记》。


采访:南香红 晏佳伟 张宇欣 魏传举

编辑:魏传举


背景信息



1、张吉人:上海译文出版社社科编辑室主任、“译文纪实”系列丛书策划人。张吉人2003年进入上海译文出版社担任人文社科编辑工作,前期担任译文社的“二十世纪西方哲学译丛”、“当代学术思潮”等大型学术丛书的选题策划、编辑等工作。自2008年起,张吉人渐渐从专业学术出版转向大众图书出版领域,其策划、编辑的《崩溃:社会如何选择成败兴亡》、《寻路中国》、《落脚城市》先后三次获得国家图书馆文津奖年度十大好书的殊荣。《寻路中国》、《江城》更是畅销一时,并引发读书界和媒体界的广泛关注。


2、译文纪实:上海译文出版社(微信号:stphbooks)旗下品牌,于2013年正式成立。据统计,“译文纪实”近年已出版《寻路中国》、《江城》、《奇石》、《打工女孩》、《少林很忙》、《两个故宫的离合》、《无缘社会》、《再会,老北京》、《末日巨塔》等10部国外非虚构作品。2015年上半年,该品牌继续推出了《与荒原同行》、《最后的熊猫》、《汤姆斯河》、《大灭绝时代》、《穷忙》等5部国外非虚构作品的简体文译本。




点击阅读原文看《与审查者同行》,手慢无。欲了解何伟对审查制度更系统的看法,还可以看其发表在FT中文网的文章《我为什么在中国出书?》。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