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很听话:小说连载,《王小黏北漂记 》

MiVo的车库 2014-08-19

王小黏吃了从杂志社带回来的馒头,喝了点自己电磁炉上烧的白开水,已经晚上7点。打算到地面上的花园里走走,消消食。一推开那个吱呀作响的小破门,一股地下室特有混着霉味的臭气扑面而来。好在她已经习惯了,这地下二层、不到六平方的“卧室”是她这种北漂女孩最合适的住处:房租600元一个月,水电大约20元,网线是共用的,分摊一下一个月也就50元,对于一个月收入只能两千五的她来说,这个臭哄哄充满了各种怪声音、面目可疑人群的地方,却是她励志的好地方。这个中国中部城市二流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心中有着远大的理想,才不在乎眼下一时一地的鸡零狗碎。

通过一个长长的似乎走不到头的楼梯,她终于见到了天空。嗯,眼下是盛夏,人们都在楼下小花园纳凉,花园栏杆的边上,照例是那几个大爷在下棋,此起彼伏的争论声、棋子重重落在棋盘上的啪啪声,引得一堆老老少少在围观;花园的外面护城河边上,那个卖西瓜的农用车还在那儿,有几个切成一半的西瓜飘出清甜的西瓜香,王小黏特别想买一块,可是想想还是作罢,强行咽下口水,朝另一边走去。她知道这花园中有一条很弯曲的小道,小道边上有几只石凳,石凳边上就有一丛丛开得分外香艳的月季,她可以坐在那儿不受打扰地想想心事。

王小黏出身于一个单亲家庭。她父亲在她三岁时,就爱上了别的女人,要死要活地跟她妈妈离了婚,而且还硬是把她妈妈和她赶出了家门。其实所谓家,不过就是一个国企给分的一间单身房,因为男方有分房权,女方没有,所以,尽管她妈妈当年还是个很吃香的大学生,因为没有住处,只能拉着她的小手,身上背着上班时用来装月票、小零钱、廉价口红、珍珠霜的小包,仓惶无比、茫然失措,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王小黏永远都记得那一幕,就是现在想起来,心头也是紧紧地收缩,收缩,一直收缩到痛疼,喘不过气来。

娘儿俩相依为命的生活,从此开始。妈妈是那么地要强,甚至在下岗的情况下,去扫大街,硬是把她养大了,而且还上了大学;但是妈妈却又那么敏感,也许还有些抑郁的症候,动不动就会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甚至冲动起来会打她屁股,但是过后却又会抱着她哭得一塌糊涂,泪水都会弄湿她的小脸。以至于她对妈妈又爱又怕又依赖,旦妈妈情绪不对,她就会手足无措,呆若木鸡。

还好还好,妈妈的正能量总是大于负能量。所以,大学一毕业,王小黏就不顾妈妈劝告和哀求,发誓要闯荡一番,立志有个好事业,挣好多钱,买个大房子,把妈妈接过来。至于眼下,妈妈还年轻,还在上班,她倒是不急着担心妈妈的孤单无依。至于未来,她是否真的还想要妈妈跟她住,她没有想也不愿想。现在先得挣钱,在北京立足才是。

王小黏也算走运。她到北京的第三天,就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个杂志社的招聘启事。她打电话过去,那边让她立即过去面试。而且,她当时觉得是个奇迹,人家居然留下她,实习期三个月,中午有工作餐。中午的工作餐其实就是外卖,外卖总是盒饭之外还会再带上一堆馒头,以照顾北方人的饮食习惯。这些馒头当然吃不完,于是,其中就有两个是她的晚餐了。

这个杂志社是新成立的,而且是个汽车杂志,属于专业杂志。这些年汽车非常火,所以汽车记者也非常火,王小黏暗暗庆幸自己真是走了狗屎大运。

一共也就不到十个人,其中总编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徐志军,听说是某个协会的人,属于半官方的人。老板是个生意人,因为听说办媒体一本万利,故而投资了这个杂志。面试她的就是徐志军。徐志军大高个子,说话慢条斯理,官腔打得非常有分寸,王小黏这种小丫头一听,就只有佩服加崇拜的份儿。王小黏生得一张小脸,眼睛嘴巴都因为瘦的缘故显得特别大,妈妈常说她长得一点不像自己,因为妈妈是那种古典气质、纤细敏感,实际上非常刚强的人,但是,却把自己那圆圆的小脸给了她,这样的小脸,加上大得出奇的眼睛,尽管不太协调,却也总有些楚楚动人的味儿,尽管她的神情看上去总显得迷迷瞪瞪,神常还会出神到迷离状态,但是那天面试是关键时刻,她显得非常乖巧伶俐。估计就是这副假装的乖巧把徐志军给骗了,立即决定留下了她,让她有了留在北京的理由。

眼下王小黏不必对着谁装什么乖巧,所以此时就是一副发呆的样子。也许真的在发呆?她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从三岁到现在,她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想与不想,那一点没有惊喜的生活就在那儿。突然一只雪纳瑞小狗冲到了她的脚面上,狂嗅一通后,红红的舌头不停地扇动,那可笑的小老头一样的脸,那两撇小胡子让人发笑,一个女人快步叫着宝贝跑过来,说,下雨了,下雨了,咱们快回家吧。王小黏这才抬头看天,一个冰冷的大雨点正好砸在她脑门上,她赶紧冲回了地下室。

她这是地下室有个小窗口,白天可以透点光亮进来。当时也正是看中了这点光亮,她才多花了一百元挑了这间。可是,很快,她就该为自己的小聪明付出代价了。

北京夏天的雨来得特别快特别猛。只是一瞬间,王小黏最得意的小窗口就成了水帘洞,肮脏的雨水像瀑布一样倾盆浇到她的“屋里”,这屋里唯一的大件就是一张床,当然被子就落上了污水,她急急忙忙抱起被子,卷起褥子,放到尽墙角,但还是半条被子湿透了。

(原创小说,请尊重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公众号)

汽车很听话:微信号qichehentinghua

“汽车很听话”创办人孙晓红,60后,汽车专业出身,全面见证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历程。16年汽车及相关机械设备技术管理从业经验,14年专业汽车媒体从业经验。擅长行业企业评论及深度访问。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