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一哥王阳明:被顶礼膜拜的旷世大儒

历史春秋网 2014-10-13

  人世的哲理长久地隐藏在玄冥之中,宇宙不知疲倦地演绎着爆炸、膨胀的轮回,直到上天也厌倦了这周而复始的一幕,打了个哈欠,眨了眨眼睛说:“让王阳明去吧!”于是,一道天光划亮了沉寂幽远的万古长夜,坠入神州大地上一处叫余姚的县城。
  
  几十年后,一个穷山恶水,鸟不拉屎的地方,一个在任何版本的中国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名——龙场,将被永远载入史册。因为这一天,一个仕途失意的落魄青年在这里和神做了一笔交易,他以渊博的学识,丰富的阅历,以及不分昼夜的冥思苦想为人类换来了觉醒的火种和超凡的智慧,阳明心学横空出世!
  
  一百年后,他的名字传遍大江南北,他的粉丝成群结队,他的文治武功让人编成传奇顶礼膜拜,他的传世文集让盗版书商笑歪了嘴。他的再传弟子徐阶隐忍十载,用心学里的智慧除掉权奸严嵩,官拜内阁首辅,荣极一时。几年之后,另一个不世奇才张居正更是将心学艺术发挥到极至,他左右逢源,架空皇权,以力挽狂澜的政治改革为行将就木的大明朝续了整整半个多世纪的命。
  
  福建愤青李贽,早年即受心学影响,创立“童心说”,批判重农抑商,倡导功利价值,猛烈抨击官方意识形态,企图为资产阶级革命作理论准备,在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方面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江西文人汤显祖,主动向组织靠拢,拜王学传人罗汝芳为师,长期致力于哲学理论与艺术实践的结合,创作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昆曲艺术《牡丹亭》。
  
  除此之外,散文家袁宏道,畅销书作家冯梦龙以及各路草根写手纷纷亮相,在心学的影响下笔耕不绰,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文学时代。
  
  善于剽窃的日本人也再次发挥其视知识产权为粪土的优良传统,通过一个叫了庵桂悟的和尚“引进”了心学,一时间阖岛轰动。一般而言,轰动这个东西也就是个短期效应,比如超女快男华南虎,史上最牛钉子户,基本上各领风骚三俩月。可人家日本的这次轰动效应一直持续到明治维新时期,还诞生了一个骨灰级的粉丝——东乡平八郎。按理说小东已经是偶像级的人物了,作为日本军事史上少有的天才将领,他率领装备处于劣势的日本舰队在日俄战争中全歼俄国太平洋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被天皇任命为海军军令部部长,前途无可限量。可是在庆功宴会上,本来应该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小东却沉默不语,这是怎么一回事涅?就在大家投来询问的目光时,小东默默地从怀里拿出一块印章,上面刻着七个字:“一生俯首拜阳明”。众人顿时无语。
  
  正当小东一边泪眼婆挲地抚摸着他的宝贝印章,一边颤声道:“微斯人,吾谁与归?”时,蒋介石蒋委员长登上了历史的舞台。蒋公早年在大陆时就非常推崇阳明先生,赴台伊始便将所居之草山改为阳明山,并在草山创立了‘革命实践研究院’,提倡‘实践’运动,以示对阳明先生的尊崇。老蒋一个人追星觉得不过瘾,还强迫小蒋(蒋经国)、张学良也加入“明矾”的队伍,这种毫不利己专门追星的敬业态度让后世无数粉丝黯然失色,难望项背。
  
  于是乎,有人要问,王阳明到底是谁(曾经有人告诉我王阳明是武林高手),心学咋就那么神奇?以前,每当有勤奋好学的小朋友问我这样的问题时,总是希望我讲讲“致良知”和“知行合一”,但我想了想,还是只总结出一句话:王阳明是一种生活态度。
  
  也有持不同意见的,认为阳明心学可以浓缩为两个字——权道。权是权衡、权宜。而对人心而言,权就是追求那微妙的恰到好处,像称跎一样随被称之物的轻重而变动,找到那个不偏不倚的位置。
  
  究竟怎样,听我慢慢道来。
  
  开讲之前,请允许我普及一下物理知识。初中时,我的物理老师经常喜欢在课堂上感慨:“牛顿这样的人,一万年出一个!”当时,作为一名科普爱好者,我总是认为比起牛顿,爱因斯坦更厉害,于是我去找物理老师理论。我以为我们之间的谈话会围绕着牛顿三大定律和相对论到底哪个更伟大展开,没想到物理老师只对我说了一句话:“牛顿相信上帝是第一推动力,而爱因斯坦认为上帝不掷色子。”
  
  许多年后,当我领悟了“人择原理”,才真正理解了老师的话。人择原理说,宇宙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感觉到它这样。换句话说,我们之所以活在一个看似调控得如此准确,以至于能孕育出生命的宇宙之中,是因为如果宇宙不是调控得如此准确,人类便不会存在,更遑论观察宇宙。如果任何一个基本物理常数跟现有的存在足够的差异,那么我们所知的生命便不会存在,更不会有智慧生物去思考宇宙。说了这么多废话,其实就想表达一点,科学作为研究对象,是受到科学家主观影响的。实验物理学家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当你观察微观粒子的运动方向时,你的目光所形成的压力都会影响粒子的运动轨迹。”而当物理学向量子力学挺进时,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原理和薛定谔他们家那只猫(一个关于猫的实验,结论是:除非进行观测,否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不谋而合地提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观点:“你无法同时观测到微观粒子的速度和位置。”
  
  科学并不完全客观!
  
  信仰唯物主义的科学家彻底崩溃了。爱因斯坦一边念念有词道:“上帝不掷色子。”一边去拉小提琴了。
  
  其实,这很好理解。宇宙是一个不断流动的过程,之所以有“时间”这个概念,是因为我们看到了运动和变化,比如一棵树从树苗长成了大树需要好几年,这就是时间,如果它一直没有生长,我们就感觉不到时间,如果你周围包括自己从来没有任何变化,时间也就不存在了。因此,所谓的命运,不过是宇宙运动的一种规律。牛顿之所以晚年成了有神论者,是因为他深刻地体会到,自己能够发现规律,却无法创造或改变规律。
  
  扯这么多是因为长期以来,王阳明同志总是以主观唯心主义的代表、反动学术的权威出现在书本中,由于我们习惯性的二原对立思维,阳明同志受到了很不公正的待遇,从一万年才出一个的圣人沦为很多二三流哲学家的陪衬。然而,是非原无定论,公道自在人心,历史是残酷的,却也是客观的,千百年后,多少曾经荣极一时的名字都会被雨打风吹去,而王阳明这三个字的光芒必将冠绝当代,映照千古。
  
原文载于《明朝一哥王阳明》作者:吕峥,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历史春秋网 热门文章:

百句国学经典名言    阅读/点赞 : 12687/19

原来汉语中的这些词都来源于佛教    阅读/点赞 : 5469/18

李斯沙丘变节的真正原因    阅读/点赞 : 3986/18

结婚双“囍”的来历    阅读/点赞 : 3612/20

三国时代影响深远的伟大发明    阅读/点赞 : 3392/27

《二十四史》里的人生智慧    阅读/点赞 : 1858/22

千古绝唱钗头凤背后的凄美爱情故事    阅读/点赞 : 153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