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掉|一张琵琶和吉他专辑为何能获台湾金音奖五项提名?

江哲蔚 土地与歌 2016-09-17

钟玉凤&陈思铭 《茶与威士忌》

台湾金音奖入围名单揭晓,土地与歌的老朋友钟玉凤与陈思铭(David Chen)的蓝•掉计划总共获得了五项提名,看到这消息,我满心喜悦,为玉凤和David这两年不懈的努力得到了台湾乐界的认可而高兴。

金音奖由台湾政府部门主办流行音乐界全面参与,重在总结支持台湾的独立音乐创作,和金曲奖一并是最有公信力的两个音乐奖项。这一次,蓝•掉Fade to Blue获得的提名分别是:最佳风格类型专辑奖,最佳风格类型单曲奖及最佳民谣单曲奖;此外,玉凤和David还分别获得了最佳乐手奖的提名。

下面这篇文章,是台湾的同好乐迷江哲蔚所写的文章,视野和品位俱佳,写出了我的心声,特别求得授权原创转载。除了蓝•掉Fade to Blue这个琵琶与吉他的计划,正如哲蔚所言,还有吴蛮,闵小芬,杨惟,刘芳等琵琶音乐家的尝试,大家有兴趣也可以找来听听,她们一道,在为琵琶这件传统的民族乐器开创新路。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0月份,吴蛮在北京国际音乐节,闵小芬/吴巍/徐凤霞在上海和深圳OCT爵士音乐节有演出,不容错过。2014年和2015年,土地与歌曾经策划了蓝•掉在深圳,广州,上海,北京四地的演出,有很好的反响。最近也不断有朋友问蓝•掉何时再来大陆演出,如果你有建议和想法,请联系我,大家一起来想办法!(宁二)


《蓝•掉》专辑看琵琶与跨界
文/江哲蔚


收到消息《蓝•掉》专辑获得台湾金音创作奖五项入围,身为长时间追踪蓝•掉两位音乐人——钟玉凤与陈思铭——的乐迷,想用点时间整理一下这张专辑的聆听心得,或应该说:《蓝•掉》的音乐在聆听脉络下的位置。基于个人的兴趣,我会从琵琶的出发点来看这张专辑的特别处,可惜下文会比较无法兼顾陈思铭对专辑的贡献。


大抵上琵琶要跨出来作跨界音乐时,吉他和蓝调音乐会是常见的搭档和乐种选择之一。目前自己所知包含这张《蓝•掉》在内已经有4张多是玩琵琶/吉他的组合,而其中大多都是以蓝调作为入门的乐种。在《蓝•掉》之前有吴蛮与 Martin Simpson 的《Music for Motherless Child》(1996) ,吴蛮在《Wu Man and Friends》(2005) 这张专辑中也和民谣音乐人Lee Knight合作了两首民谣曲子,此外还有杨惟与 Ed Sweeney 去年发行的《What Lies Ahead》(2015)。除了上面三张外,还有刘芳与古典吉他手 Michael O’Toole 合作的《易》(2009),这张就跟上述提及的专辑比较不同了,以古典/古曲改编为主。除了上述专辑外,值得一提的还有居住纽约、长期耕耘爵士和蓝调的琵琶演奏家闵小芬,她还有自己的蓝调琵琶三重奏。爬梳同类型前作的用意在说明蓝调琵琶/琵琶吉他重奏的尝试并非崭新创举,关注点应该转移到《蓝•掉》在前人开创出的小园地中灌溉了哪些新东西。




《蓝•掉》很大的特色在于琵琶手跳脱以往改编既有古曲的编曲者角色,变成作曲者了。专辑的《直白蓝调》还可以看到这一点编曲者角色的痕迹,这首的原曲是发展自《将军令》,YouTube上还可以听到这首曲子在2006年首演的版本,但曲子琢磨了十年后,变得不再只是在同个主题上打转变奏,而是有音乐的行进,变得更直白之馀其实也更细腻,证明喧闹跟细腻可以并存。作曲家角色在《直到》这首曲子则是有更进一步的突显,结合传统文曲描述闺怨的音乐语言和佛朗明哥的定弦与风格来讲自己的故事,重点当然是在于“讲故事”,琵琶曲一向是抒别人的怀而不是讲自己的故事,虽然这在其他乐种可能是稀鬆平常的事,但对琵琶反而可能是个挑战,不同时间听这首的现场演出时也发现曲子本身经历了一些变化,我喜欢现在专辑这个版本后面几个意味深长的长轮音。


退一步讲,能身兼作曲家的琵琶演奏家以往也不是没有,但我们可以从《蓝•掉》看出在不同情境下,琵琶演奏者身兼作曲家在风格上有了哪些转变。从老一辈演奏家例如刘德海到中生代演奏家如陈音,他们都是能身兼作曲的著名琵琶演奏家,共通点是作品以琵琶独奏为主,而且曲子难度极高,探索琵琶表现力的极限。不过从吴蛮开始,出现演奏家走出去从零开始和其他文化/乐种的音乐家作近身搏斗的例子,即兴和作曲没有受学院训练,全部靠自己摸索出来。玉凤的例子比较接近吴蛮,曲子的发想起点来自文化/乐种交流中的刺激与启发,曲子相对而言自由度高,可以自己弹成独奏曲但也有空间欢迎其他音乐人加进来 jam。《茶与威士忌》、《西瓦》和《七拍子》都是属于这类的曲子,前者是和共鸣器吉他的音乐对答,后者是向阿拉伯音阶/蒙古奇数节拍的致敬;然后《七拍子》是我整张专辑最喜欢的曲子,听起来无法预测,有柳暗花明的惊喜感。




他们也把这种自由的精神带进专辑的製作方式:这是一张现场专辑。从这可以看出音乐人作出的价值观取捨:宁愿曲子有机锋、有火花,也不要曲子演绎得完美但却僵化了,毕竟有犯错空间才有呼吸的空间。有趣的是,虽然曲风尚自由,但曲子细腻度并没有因此而打折,弹挑的音色处理也没有因此妥协,依旧饱满。这张专辑曲子的厚度和密度是它很强的地方,厚度只能靠时间来去点滴累积,但毕竟这张的音乐经过快要一年的磨合和演出才进入录音,部份曲子像是「直白蓝调」写作年份可能还远远不只这些时间,因此听到的合作和默契都颇深,是说当初那些自由的曲子经过这几年来的琢磨与加花,技术上反而越变越难,看乐手如何在日渐密实的曲子中兼顾自由度和细腻与扎实度是件很有趣的事,也是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课题之一。

声音资源加载中...


从更宏观一点的角度观之,我会把《蓝•掉》视为一张全程台湾制造的“独立国乐/独立民乐”作品(国乐是台湾用语,民乐则是中国的用语)。西方近几年来出现游走于当代新音乐、古典乐和独立摇滚的独立古典乐/另类古典乐 (Indie Classical / Alternative Classical),一方面想摆脱新音乐的学术味与艰涩、摆脱古典乐的庄重,并摆脱古典跨界音乐的譁众取宠,另一方面是借重既有的古典乐/新音乐技术与底子作“自己的”音乐。《蓝•掉》诞生的脉络其实类似,一方面远离因学院生态而僵化的“传统”(请注意这裡用的是有加引号的“传统”),另一方面借重蓝调作为音乐上的刺激,并结合学院训练出的技术写自己的东西。只是虽然西方目前独立古典乐/另类古典乐生态还算蓬勃,但华语区的音乐人则长期属于单打独斗状态,除了玉凤外还有一些像这样的音乐人,例如目前住在德国、多次来台的笙演奏家吴巍便是另一个很早就出来闯的例子,在国乐、古典与实验爵士之间皆游刃有馀。希望有了《蓝•掉》后,台湾可以有更多像这样的独立国乐作品:独立于学院,独立于庙堂,独立于市场,写自己的音乐,说自己的故事。


钟玉凤&陈思铭 《SIWA》


一个民间、民族和世界音乐的交流平台

微信公号:土地与歌/folk_music

荔枝电台:土地与歌/FM404427


长按二维码,关注土地与歌!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