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们这些迷茫的大人——《写给儿童的世界历史》编辑...

做書 2014-10-18

现在的儿童书真是花样多,每一家社都在根据各式各样的理念,出版着给小孩看的书。在我穷尽智慧做童书的间隙,有时候会想,这些书,小孩为什么要看它们?它们为什么被制造出来?其背后的动力和机制是什么?一本书读完了,究竟对孩子的生活有怎样的影响?也许很多童书背后,不仅是孩子渴望的眼睛,更多是家长迷茫的眼神。


有一位家长跟我说,她的孩子一年要看上千本书。同时,另一位家长对我说,他的孩子学会说的第一个动词是“不”“不要”。不要奶奶递过来的水,不要妈妈递过来的帽子。不。他不要。


以前的孩子,在渴求和期盼中长大,为了要一样东西撒泼打滚,对送到口的食物来者不拒。添了新东西像是过节。一套童书是一份珍贵的厚礼。整齐的摆在小书架上,还要用书皮装饰;拿下来读了一遍又一遍,再仔细插回去。如今的孩子,刚蹒跚学步就已经烦躁地吐出了拒绝的言词:不。


未来他们恐怕是更无畏的一代吧。我这样想。他们有的好东西,多到过分。我们所拥有的不过是逝去的历史,而他们遥远精彩的人生,岂是我们所能预见的呢?届时我们早已死去。



于是,在编辑这套《写给儿童的世界历史》时,我在前勒口敲下这行字:


他们必将踏出只属于他们的、历史不曾预料的人生。


带着这种羡慕的叹息,我在几十个下午和夜晚翻阅这套写给孩子的历史书稿,它们纸页微黄,有些卷边,上面用红笔圈圈点点,夹着各色便签:先辈及吾辈经历的这些上千年历史,被视作人类的宝贵财富。如今我们要珍惜地拿给孩子读了。但我很害怕,孩子会像一个骄傲的国王,昂头对我的历史说:不。


我害怕他们根本不在乎我们,不在乎我们的历史,不在乎我们过去吃的苦、我们的经验教训,我们的浪漫美好,我们倚老卖老的那点儿价值观——我们该怎么跟孩子去交流这些过往?如果他们说“不”,我们是不是马上自尊受挫、表面怒火中烧、内在玻璃心,变成一个明明已经失败、还困兽犹斗的笨蛋?


万一他们不稀罕记诵历史,视其为沉重的负担。他们想出门玩滑板,回卧室玩ipad……对你买来的经典书籍毫无敬意,如果是这样,那可怎么办?


大人们难免有这样的担忧和迷惑吧!


于是,我在编这套书的时候,常常这样打算:这套书被编出来,与其说是《写给儿童的世界历史》,不如说是“写给迷茫大人的、你不妨拿回家跟孩子试着读一读、或许还能亲子交流下的世界历史”。


我们在书中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建立出一种沟通机制,能让“过去的人”(历史和你)和“未来的人”(你的孩子和未知的世界)亲切相处。


我们修改了讲述历史的方式——不再严肃,不再像宣读律法一样念诵年代和事件,而换上了交谈的口气。希望孩子们愿意搬一把椅子过来听一会儿。


我们修正了自己的长辈态度——我们不再高高在上,也不再去炮制历史英雄的高大形象,吹嘘他们的功绩和天才,妄图使孩子们膜拜。我们实事求是在书里写明,先辈都做了那些事情,有好事,也有坏事。既复杂又简单。


我们很少卖弄自己的价值观——虽然偶尔也避免不了夹叙夹议、啰嗦几句,但仅供孩子们参考。长辈们说的话,好歹也随便听一听,然后自己做决定吧。


我们希望孩子们读完了能说点什么——我们尽量不去迫切探究,紧张兮兮地问:“你懂了吗?学会了吗?你喜欢这个吗?为什么喜欢呀?”(虽然迷茫的大人们真的很想知道这些答案。)我们平平静静地等待孩子来开口,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回换成大人们来聆听;认真听他们说完,我们的迷茫就会减少。


他们也会问我们一些问题,事实上他们真的问了许多,作为编辑,我像收集秋天的麦穗一样把这些问题捡回来,尝试回答,小心保存。我们从孩子的问题中学习,这样我们更有底。


万一,事到最后,这套书也没有教会孩子太多知识,那我也不是很在乎,我只是希望它能成为一个契机,让我们找到一条路,和孩子们能在一些瞬间心有灵犀,彼此感到幸福。


在我们的帮助下,孩子终会长大,并寻找到适合自己长大的方式。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下面是我们收集到的几个孩子的问题,以及我尝试做出的回答。孩子们很聪明。很会想事情。如果遇到这种问题,你想怎么答呢?


来自孩子的无厘头问题:长城为什么这么长?


小王仪:长城为什么要修成长长的?为什么不像公主的城堡那样围成一圈?


这个问题看似无厘头,但《写给儿童的中国/世界历史》作者陈卫平老师却给出了非常严肃认真的解释。作者是这样回答的:“中国疆域辽阔,若建成欧洲式的城堡,是很难挡住北方广大草原游牧民族的入侵的。因为北方的游牧民族四处逐水草而居,行动灵活便捷并不容易掌握其行进路线,一旦南下掠夺防不胜防,所以只好修了很长的长城来防范他们。但古代中国除了长城之外,仍然在许多城市建有四面围绕的城垣。”

嗯,我想说的是,如果历代皇帝足够有钱、有时间和力气,也许他们会用长城把整个中国围一圈,就像个超级大城堡那样了。


来自孩子的严肃问题:历史怎么都是关于战争的呢?


青岛tommy:历史怎么都是关于战争的呢?


人们确实一直在打仗,这对失败一方来说是苦痛耻辱的事情,对取胜的另一方来说却是功勋。你可以理解为,人们总是难忘怀自己的苦痛和教训;也可以理解为,人们总想记录自己的功勋伟业。不管怎么想,战争总是值得在人类历史上大书特书一笔的。而且,我总是想,人类或许刚刚脱离幼年期呢。就像你小时候会经常跟同学打架那样,人类在自己的幼年期也常常打架。等你有一天变成成年人,像你的父亲和母亲,你就会很少施展拳脚了。也许有一天,人类也会长大,成熟起来,尽量不去发动战争了吧!


来自孩子的尖锐问题:为什么伯夷叔齐宁可饿死,也不吃周粟?


knifeandfork :伯夷叔齐宁可饿死,也不吃周粟、不归顺周朝,是为什么呢?商朝昏庸,老百姓生活不好,一直存在就对吗?古代读书人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思想?现在为什么还纪念是非不明的人呢?


商王残暴,周人打败他们,建立了新国家,按说是一件好事,但伯夷叔齐却不肯做周朝的人,宁可饿死。嗯,很多人都觉得伯夷叔齐这么做很古怪。但他们并不了解伯夷叔齐故事的全部。要知道,历史总是合情合理、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的。如果你觉得一件事讲不通,那很有可能是你没有看到事情的完整真相,才困惑不解。伯夷叔齐认为,虽然商朝残暴,但是周朝用残暴的方式来发动战争,杀死商朝的国君和重臣,也好不到哪里去。因此他们对周朝感到很失望,甚至很反感——就像是,一个坏蛋总是揍别人,结果你就动手把他狠狠揍了一顿。这么做到底是好是坏呢?真的很难讲。有人觉得这么做没什么不可以,或许还会赞扬你;但伯夷叔齐估计不会喜欢你这么做,没准他们还会担心,你有一天会变成一个更厉害的坏蛋呢!所以,他们不喜欢商朝,也不喜欢周朝,就选择隐居山林,终于饿死了。现在,你还觉得他们是非不明吗?



版权信

做書特约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做書微信号。


广而告之

豆瓣阅读排行TOP1、亚马逊kindle 书店销售排行TOP1、升级纸质版《四季便当》瞩目面世。纸质版《四季便当》内容包括作者朴素温馨的关于美食的记忆、家常而可口的便当菜制作方法和步骤,以及关于制作便当的一些实用小贴士。作者秉持“使用当地当季食材”原则,让日常便当实惠、健康而美观。书中关于便当制作步骤的介绍清晰、简洁,并配有步骤图片,初学者也能轻松上手。


做書,就是做口碑。微信号:ipublishing

回复关键词查看对应内容:

关于做書|入行指南|经验之谈|吐槽|转行案例|编辑手记|出版人|沈昌文|张立宪|刘瑞琳|黄明雨|王思迅|汪家明|刘景琳|安德列·西弗林|胡晓东|姜峰|左志坚|设计|原研哉|朱赢椿|聂永真|杨林青|王志弘|佐藤可士和| 书店|诚品|PAGEONE|先锋|彼岸|方所|吴清友|钱晓华|刘苏里|钟芳玲|营销|文案|微信运营|微博运营| 发行|运营管理| 大数据| 数字出版|kindle|豆瓣阅读|拇指阅读| 知乎|众筹出版|互联网|电商|当当|亚马逊| 畅销书案例|出版研究|出版观察|行业数据|书单|书评|招聘|

点击阅读原文或点击头像查看历史消息


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ipublishing@qq.com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做書 热门文章:

买书只看出版社的人才是山炮    阅读/点赞 : 44118/272

一位法国菇凉钢笔下的朋友圈    阅读/点赞 : 34897/273

一个邵洵美,干死今天十个咪蒙    阅读/点赞 : 28773/290

我是编辑我可耻,我给国家浪费纸    阅读/点赞 : 24490/316

招聘丨这次是做書    阅读/点赞 : 23415/256

做書可能真要倒了    阅读/点赞 : 21578/590

书读成这样,真心劝你别读了    阅读/点赞 : 19867/288

被误读的日本禅与日本设计    阅读/点赞 : 15567/204

一件有关版权的小事    阅读/点赞 : 9968/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