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票软件开发者曝光:三名铁路警察去其住所楼下约谈20分钟

2013-01-24

为让人们更轻松地返家,软件工程师倪超开发了抢票软件。这最终搅动了2013年春运,火车票以神速“售罄”,不懂网络的农民工首当其冲。

倪超不认为抢票插件是在加剧不公,而是优化资源和解放双手。他与商业公司结合推广这一技术成果,但不料陷入一场商业漩涡。

超高点击量正在将“12306”推至崩溃的边缘,铁道部开始一场阻击战。倪超疲惫不堪,他选择离开,“再也不要面对12306”。

26岁的网络工程师倪超终于明白,生活原来可以如此荒诞。

一切缘起他那仅有1年零9天寿命的个人作品——“12306订票助手”。这是一款立志让浩荡春运潮中返乡人避免因买不到火车票而崩溃的软件,然而,令作者倪超始料未及的是,自己最后却被这个软件弄崩溃了。

短短数日,热衷于利用业余空闲编写免费网络软件的他,极不情愿地被这个世界从网络背后推向喧嚣无比的台前。从被指责拖垮全球知名网站,到被指责令铁道部订票网站“12306”数度瘫痪,再到被指责引发IT企业间的商战乃至与部委的对抗。

最令他愤然的是,有人指责他为钱而来,肆意践踏在春运购票权上本就脆弱的公平和规则。2013年1月17日晚,他被铁道部“约谈”,随后停止了“订票助手”的更新服务。

他还记得,1月17日晚,三名自称铁路派出所(隶属于铁道部公安局)的警察来到了倪超租住的居民楼楼下。这一天的上午,“12306”刷新了成立以来单小时售票最高纪录——上午10点到12点,“12306”网站总计卖出车票超过60万张。这个被诟病的脆弱的系统蹒蹒跚跚地捱过了这一天。

警察显然将这个狼狈的现实部分归咎于倪超的发明。在二十分钟的谈话中,三名拜访者“反复说这样做是对不会上网的农民工的不公平”。倪超没有据理力争,耐不住冷风的他草草结束了这场谈话。

基于与三位警察的口头承诺,回到家中的倪超带着伤感,写了一条微博:因种种不可抗的因素,12306订票助手即刻起停止公开提供,已下载的恕不提供更新服务。

“一切的指责似乎都与我有关,又好像一切都与我无关。”2013年1月22日晚,倪超在宁波的一家茶馆里反复咀嚼着每个字眼的味道。


阅读原文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凤凰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