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专访郭敬明

2013-06-29


▎本文首发于20130625日《博客天下》第129期。▎


01 《小时代》是否过于追求物质?

郭敬明:我们探讨的主题就是大学生临毕业到进入社会后,受到社会的冲击。大学里面通常不会有赤裸裸面对物质的话题,因为有爸妈帮你交学费,有宿舍免费的房子住。以前文学史上不太会有这样讨论物质和精神的小说。我写小说第一是讲故事,其次想要讲道理,讲社会责任感。这个故事选择了那样一群人的生活状态,就一定要去记录他们真实的样子,一个杂志社总裁可能穿着班尼路、佐丹奴,在肯德基里面跟谈生意吗?那样只能证明你塑造人物失败。


02 提及你,很多人都会提及韩寒。

郭敬明:我跟他没接触过,而且我从来不主动提他。但是他时不时很爱(提到我)。我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不管是觉得好玩、调侃、还是商业炒作。你几乎不可能在网上搜到我对任何一个人的评价,我从来不说。

 

03 回头看曾经的作品,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吗?

郭敬明:任何一本书都会留下遗憾。虽然前面有很多幼稚的地方,甚至自己看了都不太好意思,很脸红,但这就是曾经青涩的自己。


04 你从来不忌讳说自己的身高,内心逐渐强大的过程,是被外界逼出来的吗?

郭敬明:是内心的蜕变。你忌讳也没办法,那是父母给你的。我爸爸妈妈个子都很矮,我很爱他们,我整个生命都是他们给的,我有什么好抱怨的呢。我只是长得比你矮就该被嘲笑,就该被羞辱,就该被看不起吗?我就不能活得有尊严,追求我的成功吗?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追求成功,追求活得有尊严的权利。


05 多年创作中有没有低潮期?

郭敬明:写《夏至未至》的时我就已经很挣扎了。之前我写校园得心应手,对青春期的迷茫、彷徨都感觉很浓烈。但到了《夏至未至》,我已经工作了,被社会训练得越来越冷静、克制,也不会那么伤春悲秋了。


06 现阶段有没有担忧的事?

郭敬明:父母的健康,自己的健康,这些不是花钱就能主观去逆转的事情,比较担忧。


07 有没有让你特别接受不了的事情?

郭敬明:还好。我尊重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即便有些生活方式在别人看来匪夷所思,但我能理解,都可以接受。


08 你最希望别人给你什么评价?

郭敬明:公正的。人与人之间不可能完全了解,但可以靠时间去弥补,通过长期努力向别人证明。比如很多人说郭敬明就是运气好,没什么才华,靠炒作人就红了。但一拨一拨作家崛起,一拨一拨作家消失,我还在这里。    


(完)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博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