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区男孩田泽宇, 为梦想街头弹唱

包头晚报 2014-11-26

在昆区人防地下商城入口处弹唱的田泽宇。


⊙包头晚报微信记者 杨东升 摄影 常静

导读 寒冷的冬日,昆区地下商场突然传来歌声,循声而去,一名小伙子正深情地演唱,没有鲜花和掌声,绽放的是理想和生活。一把吉他、一把椅子。谈话中,他称自己是“街头歌手”,为温饱而唱,为梦想而战。只为追随他深爱的音乐,在奔波的路上寻找自己的音乐梦想。


白天上班 晚上弹唱


25日傍晚,记者在昆区人防地下商城入口处见到了田泽宇,一副眼镜、红色冲锋衣、下身穿牛仔裤和一双运动鞋,这让他看起来很成熟,26岁的年纪脸上多了几许沧桑。“不穿多点,在外面站一会儿就冻透了。”田泽宇一边搓手一边调整身上的吉他。由于长相很酷,歌声又具有磁性,常常吸引一些女歌迷来访,她们都带着一种景仰的神情。对此,田泽宇觉得很欣慰。“虽然我只是一个街头弹唱的,但我的歌声得到了观众的认可,这是冬日里收获的一抹最暖的阳光。”

在田泽宇弹唱的前面,放着一个敞开的吉他包,里面零零散散地落着些1元、5元和10元的人民币。一曲唱完,周围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期间,田泽宇跺了几下脚,双手放在嘴边呵了几口热气。过路捐钱的靳女士对记者说,“我觉得这小伙子唱的不错,这么冷的天在这里边弹边唱挺不容易的,我给他捐点钱,也算是给他的一种鼓励吧。”目前,田泽宇的生活很是简朴,在地下商城入口这已经唱了半年,每天百八十元的收入,仅能够合租房子。田泽宇告诉记者,父母在他一岁时就离婚了,自己一直跟着姥姥、姥爷和母亲生活,姥姥和姥爷年事已高,隔三差五还生病,母亲又没有工作,日子过得很艰辛。再后来,田泽宇的三姨也离婚了,母亲和三姨就都住回姥姥姥爷家,因为家太小住不下,所以田泽宇只能在外边租房子住。现在他每天白天给银行修理金融设备,晚上出来弹唱,挣来的钱全部贴补家用。


突发奇想 却有意外收获


说起为什么选择街头卖唱?田泽宇告诉记者,今年214那天,大家都去过情人节了,自己在家呆着没意思就想唱歌,于是提着吉他就跑到了人防地下商城入口处,面对着过往的路人,唱起歌来。“起初,没想过能挣着钱,但真没想到过往的路人会给我捐钱。从那天起,我便每天下班到地下商城唱歌,最多的时候一晚上挣了500多块钱,但是第二天嗓子就说不出话来了。现在我每天都带着两板儿护嗓含片。”田泽宇笑着说。

田泽宇向记者说,他曾经也在酒吧唱过,但不喜欢酒吧的气氛,在街上唱歌比较自由,而且每天都很开心。因为自己是包头首位街头弹唱歌手,所以没觉得在街头卖唱丢人,倒是觉得很自豪很开心。现在就业压力大,也不容易找到一份自己满意的工作。用自己的唱歌特长做兼职养活自己,也是一种比较简单的生存方式。他不想活得太累,每天给路人弹唱或励志或抒情的歌曲,每次都有不同的感悟。遇上天气不好或者身体不舒服几天不唱,生活费可能就没有着落了。当下,他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是无拘无束。


为了梦想 还要坚持

2004年上高中时,田泽宇的老姨花了350元给他买了一把木质吉他,但那时田泽宇还不会弹。田泽宇告诉记者,“那时候我经常拿出吉他来摸一摸,摆弄摆弄。”后来考上了大学,没事就开始学,也没找人教,就自学学了一个多月,终于学会了。慢慢地会弹的曲子就多了起来。”2010年,田泽宇参加了包头电视台举办的“影视总动员”节目,获得了第4名,这让他对梦想的追逐更加坚定。

当谈起母亲对他追求音乐梦想的态度时,田泽宇的眼角湿润了,母亲并不支持他在街头卖唱,认为男孩子找一份稳定工作,成家立业是最好的,可他没有“服从”父母的安排。“虽然我妈心里不是滋味,但她也知道家里穷没办法。我也没办法。因为我喜欢音乐,我觉得人生就得奋斗,这些年一直在坚持自己的音乐梦想,不想有点挫折就改变初衷,我还要坚持唱下去。”田泽宇语气坚定的说。

田泽宇最爱唱的歌曲是《海阔天空》,说这首歌最能表达现在的心情。说到未来,他的眼神有些复杂。“其实我们这样的街头歌手想成名很难,因为不止在包头,在全国有音乐才能的人太多了,需要机遇,更需要脚踏实地,我的梦想就是能出一张自己的专辑,开一场自己的演唱会,挣了钱好好孝敬姥姥姥爷和母亲。”田泽宇笑着说。

其实,街头歌手是一个有些特殊的群体,也是一种令人敬佩的生存方式,田泽宇也是包头这座美丽城市中一道亮丽的城市风景线。或许不可能会像“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一样幸运地通过电视或网络走红,多数人甚至会因生活困境不得不放弃梦想。但是他质朴的歌唱、励志的经历,每天都在感动和激励着数不清的人。也许有的人中途退却,可仍有人坚持下来,为了生活,更为了心中的那份渐行渐远的音乐梦想。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